国泰老照相馆重回西单首迎春节

36、一时的输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在重重的博弈中,不要迷失曾经的自己。37、勇敢的做自己,不要为任何人而改变。如果他们不能接受最差的你,也不配拥有最好的你。38、永远不要放弃你真正想要做的事,怀着伟大梦想的人总比追求现实的人强大。

  41、朋友,早上一定要洗脸照镜子出门啊,要不吓坏刚开学的小朋友们就不好了!42、你说我为什么不骂你你觉得狗咬了你,你还能咬回狗吗43、你这个不折不扣的瓜怂活该被人嫌弃,谁叫你那么不讨人喜欢呢!44、怪我自己没眼力,把你当作人了,早知道就买条狗链套你脖子上了。45、长得丑的我见多了,但长成你这样就太过分了啊!46、沉积千年的腐植质,科学家也不敢研究的原始物种。

国泰老照相馆重回西单首迎春节

来源标题:提到国泰照相馆,老北京人并不陌生。 1956年,国泰照相馆从上海迁入北京,原址位于西单北大街。

上世纪70年代,国泰照相馆成为国内规模最大、项目最多、功能最全的照相馆之一。 不过从1989年起,国泰照相馆开始走下坡路,前后经历了三次迁址,从西单到新街口、再到蓝靛厂和银河SOHO,由于老顾客大量流失,照相馆的生意一直不景气。

三易其址后,老字号国泰照相馆于去年7月重回西单。 如今,国泰照相馆将迎来回家后首个春节。 虽然拥有相片手工上色这门绝活,但其社会的认可度并不高,且传承人也面临断代,这让照相馆总经理陆世芹有些无奈。

恢复要有一个过程,我并不着急。

今年已经65岁的陆世芹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等照相馆的业务恢复正常后,她一定要开班招徒,让人们逐渐接受并喜欢上手工上色这门老手艺。 老照相馆重张期待老顾客回归走进西单商场二层东厅,与卖中老年服装的摊位比邻的就是国泰照相馆新店,其面积有100多平方米。 从国泰照相馆的牌匾到墙上展示的人像摄影作品,这里都透着一股与众不同的怀旧味道,不过店内顾客寥寥,略显冷清。 这不是原来的国泰照相馆吗,又回西单了?几位逛商场的阿姨走进照相馆,了解拍全家福的价格和时间。 一位阿姨说,今年春节趁着全家人都在,一定要来这里拍张照片。 现在有西单和银河SOHO两处店址。 春节期间银河SOHO的店不营业了,我们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西单这边。 国泰照相馆总经理陆世芹告诉记者,等银河SOHO的店盘出去后,照相馆将会全部搬过来。 对于即将到来的春节,她希望重回西单的照相馆,能把以前的老顾客们再召唤回来。 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新买了一批拍摄节日照片用的道具服装,还推出了提前预订全家福打折的优惠,现在已有不少客人预订了,今年春节的业务应该会不错。

陆世芹说,春节期间他们还可以为顾客订制具有收藏意义的私人相册。 手工上色绝活数十年来未间断全北京只有我们还能给相片手工上色,这可是我们的绝活。 陆世芹自己就是一位上色师,在这行已经干了快50年,这门手艺也在她手中一直流传着,彩色照片出现以前,都是黑白照片,很多人觉得不好看,就用颜料把照片涂成彩色的,这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期特别流行。 说起自己的老本行,忙碌了一天的陆世芹来了精神,她从照片墙上取下一幅人像照片。

照片中,一位穿紫色毛衣、戴着毛线帽子的女孩,微笑着面对镜头,脸部轮廓清晰而又分明,这其实不是拍出来的,是我在底片上画出来的。 为了让记者了解手工上色的步骤,陆世芹拿出了平时使用的工具棉花、竹签、羊毛刷、化妆笔,还有油画颜料等,随后她又找出一张照片开始操作起来。

上色的时候,先要用棉花蘸着两三种颜料把照片的背景涂均匀,然后再给人物的脸、衣服上颜色。 陆世芹说,上色看着很简单,其实门道很多,给人物上色,最难的还是脸部,比如嘴唇要用透明水彩涂上一层底色,上色的时候油彩不能把嘴型画走样了。

再比如给眼睛上色,眼球周边是棕色的,瞳孔是黑色的,眼白的地方要加些蓝色,还有大眼角要有点红色才显得逼真。 准备开办培训班把技艺传下去很多上色经验是陆世芹在多年的实践中总结摸索出来的。

不过对于这样一门老手艺,陆世芹对它的未来却有些担忧。 现在全北京会上色的也就十几个人,而且年龄都在50岁以上,陆世芹说,目前她还没有带出一个满意的徒弟。

有人曾建议她开个培训班,但受到场地、精力的限制,培训班一直没有办起来,以后时间和精力允许了,我打算办个小培训班,找三五个想学的年轻人,把这个技艺传下去。

更让陆世芹百感交集的是,随着数码照片的普及,人们对照片上色的热度早已今非昔比了,以前照相馆还没开门,来上色的顾客就已经排起长队,有些客人恨不得上完色就把没干的照片拿走。 而照相馆重回西单以来,她只接到两单照片上色的业务,一位中年人知道我们这里还能给老照片手工上色,特意把他父母年轻时候的照片拿过来。

看到顾客对上完色的照片感到满意,陆世芹的内心稍感轻松,她觉得无论科技如何进步,这门手艺产生的艺术效果都是代替不了的。

它等于是在摄影作品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介于照片和油画之间。

它用颜色表现立体感、质感、空间感,一张照片拍出来可能平淡无奇,一旦上了颜色马上感觉就不一样了。

陆世芹说,她打算在西单的新店里多挂几张上色后的照片,让更多的人认识和喜爱这门绝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