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杰:党章最重要的修改是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立为行动指南

李忠杰:党章最重要的修改是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立为行动指南

图为新华网十九大特别访谈现场,新华网总编辑郭奔胜对话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李忠杰,深度解读新修改的党章。

新华网郭小天摄  新华网北京10月30日电(关心马芸菲)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正案)》,29日,新华网十九大特别访谈邀请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李忠杰做客访谈间,解读新修改的党章。 李忠杰认为,最大的也就是最重要的修改,就是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进了党章。   以下为访谈内容:  新华网:请您帮助广大网友尤其是党员梳理一下十九大对党章的修改体现在哪些方面?  李忠杰:这次修改党章充分发扬了民主,集中了全党的智慧,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党章最后形成的修改版本根据有关方面的统计,一共是107处。

总纲部分是58处,条文部分49处。

  最大的也就是最重要的修改,是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进了党章,在第二段,我们党的行动指南里。

我们党的党章是从马克思列宁主义开始写起,然后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这次就是在这个之后专门加了一段,阐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着重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问题。

所以这个思想的内容非常丰富。 怎么定位呢?定位的表述跟我们党章上以往的表述基本内容是一致的,当然也有它鲜明的个性,强调它是“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统揽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

”这里面的关键词是“新时代”,还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四个“伟大”,这几个都是很有分量的表述。

这是修改党章最重要的内容,也是在党章里面最显要的位置、最重要的表述。

  接下来,首先是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行了阐述和界定。

十七大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了一定的阐述,称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到十八大的时候加了一句话,叫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这次加了一个“文化”。

这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主要内涵就有了道路、理论体系、制度,再加上文化,四个方面。 由于这四个方面我们都取得了巨大成绩,所以进一步提出“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所以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整个内容就更加丰富了。

  在这一段的修改当中我们还可以看到,我们党改革开放以来形成了哪些基本的东西呢?  十五大提出基本纲领,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都进一步充实。 还有就是基本经验,有些场合也说过基本要求,但是这次经过慎重研究,这部分的内容、文字表述作了一定的调整,就是把我们的基本表述归结为三个:“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提出了“基本方略”,这样一个基本方略既体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要内容,同时实际上也把过去的基本纲领、基本要求、基本经验的内容融合进去,所以这里面就提出了“基本方略”这个词,这是需要我们注意的。   然后在原来三大历史任务之后,又进一步写进了“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们要为这样的历史使命而来奋斗。

两个一百年,当年邓小平同志构想“三步走”的战略就已经作了总体的构想和规划,十八大以来进一步明确,现在要为两个一百年目标而奋斗。 进一步往前就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这个地方表述出来了,也就把我们整个历史使命做了总体的要求。

  接下来就是初级阶段,这里面关键一条就是对我国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作了适当的调整和新的界定。 十九大决议里用的是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要注意不是“改变”,是“转化”。 社会主要矛盾问题是我们党和国家制定几乎所有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基础。

  改革开放之后,如何界定认识我国的社会基本矛盾,成为一个现实的重大问题。 十一届三中全会首先实行工作重心的转移,在实际上已经改变了对改革开放前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 到1981年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在这个决议里面就明确界定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这是一个标准的表述,注意不是“落后的社会生产力”,而是“落后的社会生产”。 这个矛盾一界定,我们的基本路线就以它为基础,我们的中心任务就转到现代化建设。   如果从1981年算起,那已经是36年了。

中国的国情显然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社会主要矛盾的表现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所以这次十九大对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进行适当的调整,作出新的界定,这是一个很有魄力的重大政治决策。

  原来说“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但是这种需要在不同的时段有不同的内容,原来我们是要解决温饱问题,现在温饱问题已经解决了,而且已经进入小康了,下面就是全面小康了。

所以人民的物质文化需要的内容更加丰富,标准也更高,要求也更高。

所以十九大提出,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生活要过得更加美好,那就包括方方面面了,这就贴近现代化的设计了。 还有原来是“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但是现在再说我们总体上社会生产落后?那不符合实际了。 因为中国的经济建设和其他各方面建设已经取得了那么大的成就,我们已经成了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科技、工业化程度都已经相当不错了,已经不是落后的社会生产,所以做一个重新界定。 现在在发展、生产问题上还不够充分、还不够平衡,这是符合实际的。

我们不能说我们现在什么都充分了,所以还需要进一步发展。

平衡问题,看中国的国情要总体上,而不能光看北上广一线城市,还得看看二线、三四五线城市,不仅要看到东部,还要看到西部,不仅要看到城市,还要看到农村,不仅要看到城市群的辉煌,还要看到老少边穷地区。

所以总体上处于不充分、不平衡,这样界定就比原来的界定更进了一步。

  相关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