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今天:一位高产大诗人去世,临终一首诗痛彻华夏民族

	历史上的今天:一位高产大诗人去世,临终一首诗痛彻华夏民族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1月26日,是个与战争史上的大事件有关的日子:1736年的这一天,昔日欧洲军事强国波兰立陶宛联邦的王位争夺战,基本尘埃落地,胜利者奥古斯特三世风光登上王位,开始给这个国家后来被瓜分的悲惨命运卖力挖坑。 1841年的这一天,那场打开中国国门的近代战争,已经到了清政府被一边倒吊打的阶段,那个南中国的小渔村,从此沦为了英国殖民地,直到1997年,终于洗雪国耻!但对于创造中国古代史辉煌文明,也同样书写了半壁江山沦陷耻辱的两宋王朝来说,南宋嘉定三年,即1210年1月26日,一位八十六岁的诗坛巨匠,满怀着山河破碎的怅恨,怅然走完了生命最后一程。

他是两宋诗坛上,最为耀眼的明星人物,一生万首诗篇,公认古代史上最高产。 其中几首精华,更是中小学课本必收。

他的名字,读过中学语文的国人,通常都会熟——陆游。

任何文化人,人生有一半这等荣耀,都会惹人羡慕,但对于陆游来说,却是空怀遗恨:他这一生,本不想做一个诗人,只盼能做一个收复河山的国家英雄。

这个理想,是陆游实打实的人生追求,很多后人敬重他的诗人身份时,也恰忘了他在当时,另一个公认身份:南宋文武全才强人!作为绍兴名门出身的贵公子,陆游自幼就有惊人的天赋,从小过目不忘,对诗歌有着天生敏锐感觉,十二岁就能做得华彩诗篇。 这样的身世才华,如果是太平年月,也许会一生做个风流半生的悠闲才子,但陆游的人生,偏偏从一开始,就与一场惊天国难纠缠:靖康之耻!早在一岁时,那场要了北宋命的国难——靖康之耻,就仿佛惊雷般炸响,身为北宋大臣的陆游父亲陆宰,也带着全家人踏上逃亡之路,之后的几年里,不知吃了多少苦头,直到陆游四岁那年,才算基本安定下来。 山河破碎的苦难,未曾记事时,他已尽尝。

如此身世,也令这个奇才,早在牙牙学语的年月里,就在家族的谆谆教育下,深深扎下一个顽强的理想:驱逐北方胡虏,收复华夏山河。

后来的史料,常津津乐道他的少年早慧,十二岁就能写诗的神奇场面,却很少有人留意他晚年时的感慨:所谓少年天分,是因心中日日断肠的,就是惨烈国难,北方呻吟在铁蹄下的黎民。

满腔国恨,铸起如山信念,撑起夜夜苦读。 苦学加天赋,令他很快崭露头角,十二岁出名,然后因为家族的关照,早早就有了官职,但他并不高兴,因为大好的抗金局面,正被奸臣秦桧,祸害到乱七八糟。 十七岁那年,成为他少年时代里,至为悲痛的年份,他十分敬重的大英雄岳飞,在这一年含冤被害,悲愤无比的他,写下诗歌悼念,可他更知道,悼念并不解决问题,于是也更有了一个嘹亮的信念: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 从这时起,他更刻苦的磨炼开始了:除了刻苦的读书,更刻苦的习武,在恩师白猿公的督导下,一身骑射剑法,早已炉火纯青。

但文武全才易练,平台却难找,先是在秦桧的排挤下,长期仕途上遭到压制,直到秦桧死去,才终于崭露头角。 几次直言进谏,引来了宋高宗的重视,官位渐渐起来。 而他人生第一次希望之火,终于在三十七岁那年烈烈燃起:宋孝宗即位,期盼已久的北伐大业,立刻高调上马,但是就在南宋主战派们一片头脑发热时,身为镇江通判的陆游,却体现出不凡的眼光,一封书信给都督张浚泼冷水,认定轻率出兵必败。 后来事实,果然被他言中。

眼光敏锐的陆游,也就因此和张浚结交,在他看来,梦想里的北伐大业,依然希望在前。 但看得懂战场的陆游,显然看不通官场,随着南宋与金朝再次签订协议,陆游却提出了更大胆计划:之前北伐之所以失败,是因为都城临安远离前线,贸然出兵,不但政令不通,配合协调都是问题,最靠谱的办法,就是迁都建康,作为北伐的大本营。

这个战略送进皇宫,宋孝宗立刻气爆了:你把朕放在前线几个意思?主和派官员继续补刀,触怒龙颜的陆游,就这样倒霉丢官!曾经的希望之火,这样无情的熄灭下去。

但陆游心中的火,却从不熄灭,多年浮沉里,他从未放弃,几年后他又投身到大将王炎的军中,成为军中的幕僚,带着一群新兵在南郑山林里刻苦磨炼,一身好武艺的他,成了军中的特种部队教练,甚至还带兵杀入金人地界,上演奇袭侦查。

更留下了一幕震撼南宋士林界的牛气场面:一次在山林里,遭遇猛虎袭击,只见陆游不慌不忙,当场拔剑出鞘,瞬间一个突刺,将猛虎刺倒在血泊中。

可这位文武强人,在此期间的最大心血,却不是杀老虎,而是一份精彩战略规划:《平戎策》,常年边境滚打,他痛苦思考了宋金力量对比,找到了一个剑走偏锋的战略:如果要恢复北方,必须先拿下关中平原,而拿下关中平原的关键,就是攻克陇右。

但是这个天才规划,却再度熄灭了人生希望:《平戎策》惹得南宋朝廷大怒,王炎的幕府也被解散,陆游也被调任成都路安抚司参议官,北伐,再度成了浮云!之后的好些年里,他几乎绝口不说北伐事,还给自己起了个别号“放翁”,常年放浪形骸,留下不少精彩诗篇,他的诗歌,也正是在这时起名满天下。 一心写诗的他,命运也再度改变,先被召到临安,得到宋孝宗接见,而后官职节节攀升,六十五岁时,终于官居是礼部郎中,只要不说北伐,升官就很方便。 但陆游哪里会忘得了?他终于没有忍住,再次给宋光宗发出了北伐呼声,果然也不出意外,再次罢官赶回家。 这一走又是十三年,十三年里他在家乡开荒种地,每天活的像老农一样,好些人嘲笑他是个疯老头,可有谁知道他心里的苦。

直到八十岁那年,一个知音的来访,再次让他打开心扉:绍兴知府辛弃疾,这位青年时的抗金英雄,南宋豪放派词人,与陆游有着相同的人生梦想,他们把酒畅谈,哀叹国家时局。

但当辛弃疾受命进临安时,他依然写诗相送,诗歌一样那般豪迈,鼓励好友为国效力!无论怎样遭遇,他不放弃的,依然是心中希望!可不放弃,依然难挽希望的破灭!那是南宋开禧年间,也是权臣韩侂胄高调北伐的年月,可这位一代权臣,北伐却志大才疏,战略部署好似过家家,用人更眼歪,寄托厚望的西线统帅吴曦居然叛变,差点把四川给卖掉。

开禧三年十一月:焦头烂额的南宋,以杀掉韩侂胄的方式,向金朝屈辱求和。

这沉重的一击,终于摧垮了陆游的身体,悲愤交集的他倒下了。

于是,弥留之际的陆游,就留下了那首壮怀激烈的诗句: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直到这一刻,他的心中,从未放弃,他的一生坎坷,却不曾放弃!他的儿孙们,更用生命兑现了这声呐喊:六十九年后的崖山海战上,不屈抗争的南宋军民,壮烈沉没在崖山海域,其中投海殉国的烈士中,就有陆游的玄孙:陆天骐。 1月26日这一天,记住的不该只是一个诗人陆游,更是一位悲剧英雄陆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