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历史的桥梁 见证川藏线变迁 情商自测

穿越历史的桥梁 见证川藏线变迁 情商自测

  走在川藏公路上,沿线可见钢索吊桥、水泥钢架桥、钢筋混凝土悬索桥等各种新老桥梁。 这些桥梁跨越山川和河流,是川藏线上的咽喉要道,也成为了一道道风景。 60多年来,川藏公路及其沿途桥梁不断升级完善,成为我国公路交通发展的一个缩影。

  6月27日无人机拍摄的泸定桥。

泸定桥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泸桥镇,是一座跨大渡河铁索桥,因红军“飞夺泸定桥”战斗而闻名。 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  游客在泸定桥上行走(6月27日摄)。 泸定桥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泸定县泸桥镇,是一座跨大渡河铁索桥,因红军“飞夺泸定桥”战斗而闻名。 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  6月27日无人机拍摄的大渡河桥。 大渡河桥是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八军进藏时修建的钢缆吊桥,是大渡河上的第一座公路桥,如今已被列为四川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  这是飞仙关吊桥(6月24日无人机拍摄)。

飞仙关吊桥位于四川省芦山县飞仙关镇与天全县多功乡之间,是原川藏公路上的第一座吊桥。 该桥于1951年竣工通车,1972年飞仙关吊桥旁的飞仙关石拱大桥建成使用,飞仙关吊桥就此“退休”。

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  这是飞仙关吊桥(6月24日摄)。 飞仙关吊桥位于四川省芦山县飞仙关镇与天全县多功乡之间,是原川藏公路上的第一座吊桥。 该桥于1951年竣工通车,1972年飞仙关吊桥旁的飞仙关石拱大桥建成使用,飞仙关吊桥就此“退休”。 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  俯瞰中古弄巴1桥、中古弄巴2桥以及卧龙寺大桥(6月26日无人机拍摄)。

这三座螺旋桥位于川藏公路雅江县高尔寺山段,于2015年底通车。

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  远眺泸定大渡河兴康特大桥(6月27日无人机拍摄)。 大渡河兴康特大桥是川藏“新干线”雅康高速全线重点控制性工程,桥长1411米,主跨1100米,桥面至大渡河水面239米。 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  俯瞰通麦路段上的三座建于不同时期的通麦大桥(5月15日无人机拍摄)。

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境内的川藏公路通麦路段,曾被称为“通麦天险”。 近年来,随着帕隆1、2号隧道、小老虎嘴隧道、飞石崖隧道及迫龙沟特大桥、通麦特大桥“四隧两桥”建成,昔日令人望而却步的“通麦天险”已成通途。 新华社记者李鑫摄  这是通麦路段上的迫龙沟特大桥(5月15日摄)。 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境内的川藏公路通麦路段,曾被称为“通麦天险”。

近年来,随着帕隆1、2号隧道、小老虎嘴隧道、飞石崖隧道及迫龙沟特大桥、通麦特大桥“四隧两桥”建成,昔日令人望而却步的“通麦天险”已成通途。 新华社记者李鑫摄  这是通麦路段上的迫龙沟特大桥(5月15日无人机拍摄)。

位于西藏林芝市波密县境内的川藏公路通麦路段,曾被称为“通麦天险”。

近年来,随着帕隆1、2号隧道、小老虎嘴隧道、飞石崖隧道及迫龙沟特大桥、通麦特大桥“四隧两桥”建成,昔日令人望而却步的“通麦天险”已成通途。

新华社记者李鑫摄  一辆大巴车通过怒江大桥(5月19日摄)。 怒江大桥位于西藏昌都地区八宿县境内,是川藏公路南线重要的通行驿站。 新华社记者李鑫摄这是位于四川巴塘县和西藏芒康县交界处的竹巴龙金沙江大桥(5月21日摄)。

新华社记者李鑫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