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杨主簿,幸运的东郭邮

倒霉的杨主簿,幸运的东郭邮

  《三国演义》中有一个故事很值得寻味:曹操进兵斜谷的时候,被马超拦住了去路,要收过路费、养路费、燃油附加费。

按曹操的风格,有人胆敢跟他要钱,直接派几万个小弟过去砍死他了事,可这次偏偏遇上个硬对手,马超这小子跟打了鸡血一样,连曹操手下的第一杀手许褚都砍他不过,曹操的大军被堵在斜谷半步不得前进。 可后退吧,又怕刘备那一大家子耻笑大耳刘可没少取笑过曹操。 就这样,曹操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很是郁闷。     这时,厨房大师傅送来一碗鸡汤,里面漂着一块鸡肋。

曹操有感于怀,正沉吟间,夏侯惇进来了,禀请夜间口号。

曹操盯着碗里的鸡肋,说了声:鸡肋。 直到此时,这根无辜的鸡肋还完全不知道它将引发一场什么样的惨剧,仍然在碗里悠闲地漂荡着。

    在大多数人眼里,鸡肋就是鸡肋,比鸡骨头好点,但远不如鸡大腿来得过瘾,而在有些人眼里,鸡肋却不是鸡肋,而是一个符号,暗藏玄机。

前者如夏侯惇,后者如杨修。     当夏侯惇还在留恋着曹操碗里的鸡肋时,行军主簿杨修已经代传命令,叫随行军士收拾行李,准备班师回朝。 夏侯惇瞪着大眼睛,天真地问杨修:杨主簿是不是比我早进去的?我进去的时候只剩下鸡肋了,魏王还跟你说什么了?    杨修笑道:魏王什么都没跟我说,我还是听你说的呢。

鸡肋者,食之无肉,弃之有味,就像我们现在这样,进不能进,退不能退,还不如及早回去呢。 我让他们先收拾东西,免得到时候来不及。     夏侯惇崇敬地望着杨修,赞叹道:杨主簿真是魏王肚子里的一条蛔虫啊!    却说曹操这天晚上睡不着觉,出来巡查,见夏侯惇营里的士兵正在兴高采烈地收拾行李。 曹操大惊,忙问夏侯惇怎么回事,夏侯惇眉飞色舞地叙述着杨主簿的神机妙算,完全没注意到曹操脸上已经布满了杀气。     杨修就这样死了,罪名是扰乱军心。

    杨修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从一句鸡肋推算出曹操必将退兵,确实堪称神算,要是在路边摆个摊儿至少也是个杨半仙。 但后人提起这件事,却很少有人为杨修鸣不平,最多感到惋惜而已,因为杨修确实犯了一个大错。 在战事进退两难的关键时刻,首领的命令还没有下达,是不应该出现退兵的传言的,即使你说的是对的,也会造成人心惶惶,对战事极为不利。 因此,后人提起这件事,多半都    会说杨修恃才放旷,不识大局,咎由自取。     但杨修真的该杀吗?扰乱军心的罪名真的比一个人才更重要吗?我们还是先来看看另外一个故事吧。

    春秋时,齐桓公跟管仲在宫中密谋讨伐莒国的事。 就跟现在很多政策还没等出台就传得沸沸扬扬一样,齐桓公跟管仲还没商量完呢,齐国要讨伐莒国的消息就已经在外面传开了。     鉴于当时还没有间谍卫星,针孔摄像机的创始人也还没出生,可想而知齐桓公是何等的惊讶和愤怒。

齐桓公问管仲: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你就是我,现在给你充分的民主,你说吧,到底是谁泄露了消息?    要是碰上一般人,基本上会被问得手脚冰凉,半天说不出话来。

就是啊,屋子里只有两个人,不是你就是我,难不成是齐桓公吃饱了撑的,逗全国人民玩儿?但管仲可不是一般人,诸葛亮曾想跟人家称兄道弟,但取得的成就远不如人家,后世还有几位牛人也都曾想自比管仲,均未遂。     管仲听完齐桓公的质问,不慌不忙,跟个算命大师一样幽幽地道:国必有圣人。

这句话说得很妙,一是推脱了自己的责任,二是也让齐桓公高兴一下,因为咱国家除了我还有一位圣人呢,就是传扬这个消息的人。

您想想刚才还有谁进来过?    齐桓公想了想,一拍大腿,道:确实,刚才有个送饭的进来过!你说的圣人不会就是那个送饭的吧?    管仲道:人不可貌相,除了你和我这种一看就知道是大人物之外,很多人需要考察一下才能知道他有没有才能,不如把那人叫来,问问情况。     那人叫东郭邮,被传进宫中。 齐桓公问:外面流传的消息是不是你传出去的?按照经典的影视套路,东郭邮多半会头一昂,胸一挺,气壮山河地喊道:就是我干的,跟别人没关系!要杀要剐随便你,怕死不是好汉!杀了东郭邮,还有后来人,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但东郭邮是来展示才能的,而不是来寻死的,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于是不慌不忙地道:大王猜对了,正是草民说的,虽    然我生平说过无数的话,但是这一次我认为是最完美的。     齐桓公又问:我记得你只进来送了一次饭,时间那么短,隔那么远又听不到我们说的什么话,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商量讨伐莒国的事?    东郭邮终于等来了机会,又兴奋又激动还得装着很平静地说出了这样一段话:人的表情能反映出人的心理活动,面带笑容,是有喜事的表情;面色灰暗,是有丧事的表情;面部发红,手舞足蹈,是要打仗的表情。

刚才我进来送饭的时候,看见两位红光满面,精神焕发,显然是在商量打仗的事,而从大王的口型来看,像是一个莒字,大王激动的时候手指的也是莒国的方向,而且我知道周围这些小国    只有莒国是个刺头,不肯孝敬我们,因此我得出结论:大王一定是在商量攻打莒国。

    齐桓公听完大喜,这人观察事物如此细心,一定是个难得的人才,从此重用东郭邮。     这两个故事是如此的相似,却又如此的不同,都是从一个细节推导出一个重大的结论,不同的却是东郭邮由此得到了重用,而杨修却为此赔上了小命,原因何在?    要说才华,杨主簿不比东郭邮差多少;要说扰乱军心的严重程度,恐怕东郭邮的罪要比杨修更严重一些,然而结果却有着天壤之别,让人不由褒齐桓公而贬曹操。

同样的人才,同样的事件,一个留下千古美名,另一个却留下千古骂名,难道齐桓公真的比一代枭雄曹操英明百倍吗?    在后一个故事中,有一个人的作用不可忽视,就是一代名相管仲。 管仲是个全方位的人才,政治、经济、军事、民生无所不通,连诸葛亮都深为叹服,但管仲并没有像诸葛亮那样事必躬亲、大包大揽,结果造成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而是以更加宽广的胸怀充分发挥人才的作用,对培养和挖掘人才是终生不遗余力的,东郭邮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有这样的贤相辅佐,可想而知齐桓公会达到怎样的境界    。

司马迁在《史记》中说齐桓公以霸,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管仲之谋也,就是最好的评价。

    而反观曹操,身边没有一个说话有分量的人,荀彧、程昱、郭嘉、刘晔等人都是一时俊杰,但在曹操面前,所起的作用远没有管仲之于齐桓公重要。 曹操确实是一代枭雄,文韬武略,世所罕匹,这也使得他目空一切、不听人言,文臣武将在他眼里只是手下甚至棋子,而没有一个可以信任和交心的朋友或老师。

    就像现在一些企业,领导无所不能,极具个人魅力,也能迅速吸引一大批人才,但领导的全知全能却让他很少信任手下的人才,最终形成一言堂,引发悲剧。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话,结果却可能一个天堂,一个地狱,这是人才的悲哀,更是领导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