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样的年代我为什么还那样爱读书

那样的年代我为什么还那样爱读书

我1968年上小学,1977年高中毕业,由小学到高中的十年,正是文化大革命的十年。 就是在那样的知识无用论盛行、知识分子是臭老九的年代里,我仍爱书如命、痴迷读书。 例如,读高中时,教材残缺、知识肤浅,数学只学了点对数知识,物理连加速度都没学,历史、地理、生物、英语就不开课。

这样的情况令我这个如饥似渴求知的小伙子饥渴难耐,于是到处借书(文革前编的高中教材)或买一些供下乡知识青年自学用的科学小册子自学。

正是由于读了这些“课外书”,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我们县里的应届生只考上了我一个。 因此,很多孩子的家长就问我:那样的年代你为什么还那样爱读书?  兴趣使我爱读书。 孩童时,我像其他孩子一样,对突然来到的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非常好奇。 坐在能说会唱的收音机旁就会想:难道有小人钻在里边不成?摸着热乎乎的小鸡小兔就会想:难道他们身体里生有小火炉不成?望着冬天里晾晒的湿漉漉的衣服就会想:它是怎么变干的?看到田野里一天比一天高的青苗就会想:它是怎么生长的……这样的问题,问不完想不尽,越问越多,越想越急——急于想知道其中的奥妙。

上学后,特别是上中学后,书本告诉我:收音机可以接收载有音频信号的无线电波,并将其转化为相应波动变化的电流,这电流可使收音机内的扬声器发出声音;在酶的作用下,动物体内可产生发热的氧化反应,因此大部分动物身体是热乎乎的(恒温动物);分子时刻都在做无规则的热运动,液体的分子间力若较弱,就易挥发,所以冬天洗过的衣服照样会自然变干;生物细胞,在一定的条件下都会自我分裂,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所以有机体都会生长……书籍满足了我强烈的好奇心及求知欲,从此我就深深地爱上了她——读书。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理想使我爱读书。 少年时就爱看魔术表演,对事物的变化特感兴趣。 上小学一年级时,有一天,和一个高年级的学生在河边玩,他向我说道:水是由氢气和氧气变来的。

这使我很好奇——水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怎么会由两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气体组合变成的呢?为此,上初中后就对化学特感兴趣,立志将来要当一个化学家,一辈子研究物质的化学变化。

理想的驱动力是非常大的,相对于兴趣的情感力量来说,理想可以使人十分理智地专心致志于某件事。 因此,读高中时,除了学习那少得可怜的教材上的知识外,课外书看的主要就是各类化学小册子,如《化学魔术》《酸和碱》《日常化学用品知识》等。

1977年7月高中毕业,农村的孩子,自然就回村务农了。 当时最喜欢干的农活就是浇地,因为它有大量的时间看书,就是在晚上,也可在马灯的微光下看书。

那时还不知道要恢复高考,就是凭着一定要当化学家的远大理想如饥似渴地读那些化学书籍的(当然还有兴趣参与)。 高考时,我的化学得了满分,就是由于自学了那些化学小册子。

  觉悟使我爱读书。 一是觉悟到要报恩父母。

我们家里八口人,兄弟姐妹六个,主要的劳动力只有父亲一人。 由于家里劳力少,挣得工分少,是生产队里的欠款大户,因此家庭条件很不好。

假如我要是不读高中,到生产队里干活,每天也能挣个五六分(一天的满工分为十分),能为父母分担些忧愁。

家里那样穷困那样需要劳力,父母还让自己花钱读高中,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书多学知识。 假如我贪玩不学习,怎么对得起我那拼死拼活、起早贪黑在田野里艰辛劳动,在家里艰难度日的父母!二是觉悟到报效祖国。 那年月,尽管以“阶级斗争为纲”,学生大都不愿学,老师大都无心教,但当时我想——无论什么样的社会,无论到什么时候,都需要工农业生产,都需要发展生产,都需要提高人们的水平,这些都需要科学知识。 不重视知识和知识分子是不正常的,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是不会长久下去的,读的书掌握的科学知识迟早是会大有用处的。 因此,我一定要珍惜青少年时期这宝贵的读书学习时间,尽量地多读书,多掌握科学知识。 只有这样,将来我才会有能力为科学、为社会多做贡献,从而报效多灾多难的伟大母亲——祖国!  写成于2013年1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