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躲端午”到“庆端午”看唐山的人文升华

从“躲端午”到“庆端午”看唐山的人文升华

  端午节是我国的民间传统节日,关于它的起源传说众多,自古以来中华各地的习俗也不尽相同。 至宋代或更早时期,“躲端午”的民俗即流传于北方地区,地处千年京畿腹地、燕山渤海之间的唐山莫能其外,《滦州志》有载:“女之新嫁者,于是月俱迎以归,谓之‘躲端午’”。

  躲端午,何意?简要来讲,就是古人发现农历五月之后,气温升高、蚊蝇滋生、毒螫人体、易致疾病、多发伤亡。 因此,先民们从心理上会产生大大的恐惧,进而把五月及其五日视为恶月、恶日;出于保护自身的需要,演绎出了“掩身,毋躁,止生色”等诸多禁忌。

而这表象的背后,则是因生产力低下导致的科学认知匮乏、卫生环境恶劣、医疗技术落后,使得人们只能用迷信解释自然现象、用消极应对季节变化。

在这一点上,即使是生活在中华首府的北京人士也是随波逐流,明朝《嘉靖隆庆志》记云:“已嫁之女召还过节”,清代潘荣陛在《帝京岁时纪胜》中提到“京师,有端午为避井毒侵害不汲泉水的禁忌”。 相比之下,毗邻首都、深受北京文化熏陶的唐山人,在农历五月把新嫁出去的女儿们都迎还娘家“度月”,也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岁月流逝、沧桑变化、习俗流转,当代的唐山人恐怕几无“躲端午”的旧俗了。 近年来的端午节期间,唐山各地丰富多彩的活动就足以为证。 在民俗展示活动中,不仅有包粽子、投壶等全民族的共性环节,更有滦州皮影、乐亭大鼓、曹妃甸芦苇画、唐山剪纸、面塑工艺品、五彩线编织等冀东特色技艺亮相;在诵读经典活动中,男女老少不单吟咏流传千古的名篇名句;更以唐山的煤矿、铁路、水泥、机车、陶瓷、股票、中国第一位博士、世园文化以及生态城市打造等作为主题进行诗歌创作,赞美地域文化、颂扬时代精神。 在“送温暖、献爱心”活动中,志愿者们走基层、接地气,与农村社区的孤寡老人、留守儿童、贫困家庭共同度过端午节。 在“缅故人、扬传统”纪念活动中,唐山屈原纪念馆邀请道德模范和“十七中雷锋班”的代表与少先队员一起了解屈原的生平事迹和主要作品,在屈原铜像前缅怀这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近距离感受屈原文化,感悟其高贵品德、不朽精神。

  由此不难看出,时下的端午节,已经被唐山人过得文化味儿浓郁、人间真情浓厚、爱国情怀浓重,而不再是“老黄历”中的栖栖遑遑、避而不及、“躲猫猫”了。 喜庆换作了新色彩,祥和成为了主基调,这得益于:多年来,唐山把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作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有力抓手,通过充分挖掘文化内涵、准确把握唐山文脉、持续推进系列活动,引导人们进一步了解民族传统节日、感受中国文化魅力,增强爱国主义情感,弘扬中华美德,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润物细无声的传播方式植根于广大民众的心田。 在此过程中,唐山人的人文素养得到全面升华,地方的人文风貌愈加和谐、文化底蕴愈加深厚、发展动力倍加强劲、前景方向倍加明朗。

  2019年6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