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回 传奇帝王(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第二百七十七回 传奇帝王(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走了这半天,仍然跟那前面的灯光是不远不近,而这通道也似乎没有尽头了。

原来这里是一条环形通道,自己和柳生雄霸一直在这个通道里打着转,只有破掉了这黑暗中的暗器突袭,才算是破解这里的机关,能走出这个迷宫。 李沧行扭头看了柳生雄霸一眼,只见他仍然双手握刀,浑身上下都是真气在运行,可是和自己一样,放心地把整个后背交给了自己掩护,更不担心自己会在背后下黑手。 李沧行心中感叹,刚才这黑暗中的一系列考验,不仅是在考查自己和柳生雄霸的武功,更是要考验两个人对对方的信任程度。

黑暗之中,即使是极其信任的人,也会因为紧张而造成误判,刚才如果自己和柳生雄霸同时出手应对正面的暗器,很可能在这狭窄的空间里会进入对方的攻击范围,互相把对方当成敌人,全力痛下杀手也是极可能的事。 幸亏了李沧行对柳生雄霸有了足够的信任,转向其后方抵挡了那三枚真正要命的暗影飞针,而柳生雄霸也没有因为李沧行在其身后出剑而造成误判回刀相向,不然两人这会儿已经死在那通道里了。 一想到这里,李沧行便是一阵背上发凉,自己与这非敌非友的倭寇竟然有如此的默契,更难得的是他对自己居然也如此信任,要知道两人在一个时辰前还在以命相搏,加上语言不通,居然也能这样通过这次的检验,让李沧行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李沧行正在深思中,柳生雄霸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猛地一回头,却发现柳生雄霸的正面环形墙壁上,却出现了一个半人多高的小门,亮光从门里透出,两人对视一眼。 一起走进了那座小门。

走进了那座小门,李沧行的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座几十丈见方的大殿,看起来象是个墓室,四周都放着巨大的烛台,摆放着兵器铠甲,看起来这个墓室有很久都没有被打开了,里面的兵器铠甲都是干干净净,没落上什么灰尘。

而整个大殿最醒目的,还是正中的一座巨大石棺。

石棺的一侧立着一个石碑。 石棺的一旁的岩石里。

插着一把三尺来长,半尺宽的巨大宝刀,整个大殿里十几个烛台的亮光,都没有这把宝刀来得明亮。 李沧行看了看脚下。 发现现在处的入口处,脚下是十几级的台阶,从台阶底部到这座大石棺,两边立着几个巨大的石像,有几个看起来顶盔贯甲,象是武将,而另几个则是文臣的打扮。 李沧行意识到自己这一定是进入了某个古墓,看这墓主人的架式,非王即候。

甚至可能是一代帝王,掩饰住自己心里强烈的激动,他走上前去,看起那块石碑来,而柳生雄霸则明显对那把插在岩石里的刀更感兴趣。

连石碑也顾不得看,直接就到那刀前面打量起来。 李沧行看着碑文,第一句话就是:吾乃大宋开国皇帝刘裕,这是吾之一生。 李沧行看到这句时,心里犯起了嘀咕:北宋的开国皇帝是姓赵的啊,可没听说过姓刘。 带着这个疑问他接着看了下去。 下面的记载则是这个叫刘裕的宋国开国皇帝的生平自述,他说自己是汉高祖刘邦的弟弟,楚王刘交的后人,元嘉之乱,神州陆沉,五胡乱华,整个北方的中国都被胡人占据,而当时的晋朝皇帝也被胡人俘虏了,宗室司马睿南渡建康,建立了东晋,一百多年来一直无法北伐成功,恢复中原。

这位刘裕则是出生于东晋末年,出生在京口,也就是现在南直隶镇江的一个中下等士族,一出生时母亲就难产而死,还被当成不祥之人送到姨娘家寄养了几年,因此还落下了个寄奴的别号。

刘裕少时家贫,父亲在他四五岁时又早死,是由好心的继母萧氏将他从姨娘家接回,跟着后面的两个异母弟弟一起养大,刘裕从小无钱读书,种田打渔砍柴什么都做过,天生有一把子力气,后来逢江湖异人指点,习得上乘武功。 刘裕后来投军报国,加入了东晋最精锐的部队--在淝水一战中大破前秦大帝苻坚百万胡虏的北府军,在北府军中,性格豪爽开朗,武艺高强的刘裕很快出头,一路积军功做到北府军参军,也结识了大批精兵猛将,智谋之士以为兄弟。

刘裕在三十六岁的时候,江南一带的天师道信徒在教主孙恩的带领下起事,一个月内众达数十万,甚至攻陷会稽,杀死北府军名将谢琰,刘裕跟随北府军剿匪,曾在一战中身陷重围,最后靠着盖世神功独驱数千人,创下神话一般的传奇,从此成为天下人心中的英雄。

这个刘裕不仅武功盖世,而且天赋异禀,堪称兵法大师,虽然只是粗通文字,但是兵法权谋却如同与生俱来的一样,远远高于他人,天下强兵悍将无不愿供其驱使。 几年的剿匪平叛下来,刘裕几次力挽狂澜,甚至化解了孙恩最有可能推翻东晋朝廷,从海路入长江攻克建康的那一次登陆,从此完成了吊丝逆袭,成为东晋的高级将领。 在镇压了天师道的孙恩起义后,东晋的朝廷被来自荆州,即现今湖广省的桓玄所控制,到了后来桓玄更是解散北府军,自己逼东晋皇帝退位,自立为君,刘裕在北府军被解散后曾短暂地退役回家,暗中却是结交串联北府军系统里的精兵猛士,在桓玄称帝后起兵讨伐。

当时刘裕手里没有一兵一卒,只是串联了刘毅,何无忌,自己的弟弟刘道规,诸葛长民,孟昶为首的十二条好汉,共推刘裕为首领,并以刘穆之为智囊,从京口起兵,北府军和江湖游侠剑士都争相响应,不到五天,就大破桓玄,将之赶出建康,并在此后半年左右的时间内彻底在荆州消灭了桓氏势力,恢复东晋。

此后的刘裕以恢复东晋之功成了朝廷的头号实权人物,他的眼光开始投向了北方的胡虏,五胡乱华离此已有百年,北方诸胡经过百年的战乱后,已经形成了以黄河以北建国的北魏,和以山东之地建国的南燕,还有占据关中陇西地区的后秦三个胡人国家。 刘裕之前的东晋历代北伐,都是被胡人打得惨败而归,在他那个时代只要一提北伐,一想到胡人剽悍的铁骑,东晋上下人人色变,几乎都不敢再提驱逐胡虏,恢复河山的事。

而刘裕的心却比天高,偏偏要尝试别人之所不能,于是在刚刚平定了桓玄余党后,开始征战四方,在广州岭南一带还有天师道余党未平,西蜀又在桓玄篡晋的时候趁机自立的情况下,首先选择了山东一带的慕容氏南燕作为打击目标。 刘裕亲率六万北府精锐讨伐南燕,临朐一战,创造了步兵在平原上打垮了胡人重装铁甲骑兵的奇迹,并一鼓作气,灭掉南燕,将慕容氏一族运回建康斩首示众,百余年来汉人的屈辱一朝得雪,第一个被攻灭的北方胡人王朝也极大地增强了汉人的信心,让他们看到了北伐成功的可能。

可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天师道的余党趁着刘裕北伐,一路从岭南起兵,利用北府军其他两大巨头,留守南方的刘毅和何无忌的不和,以闪电战的形式迅速击破这两位刘裕的亲密战友,几十万大军兵锋直指建康。

于是刘裕只得火速回师,偏偏北伐军的主力碰到了瘟疫,军情紧急,刘裕只得孤身回到建康城组织防守,以区区一两万临时征召的部队面对天师道沿江东下的数十万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