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大杂烩。听着好再来

小故事,大杂烩。听着好再来

  27引路人  我做警察的朋友,他的一位前辈协查过这个案子。

  小赵,现在应该是老赵了,是我们本地人,不过他被捉是在重庆。

  那时候还不叫重庆呢。

  当时出来打工的人没有现在多,所以农村治安也不坏。 但是那次警察却进了偏远山区,因为当地发生一起杀人案。   山路不好走,到那已经是凌晨5点多。 这块的路况,警车都没法开,俩警察是步行。

走着,影影绰绰前面躺着个人,摸过去一看,是个30来岁的年轻人,正睡得香。

大晚上睡荒山一定有问题,就把他拷上了,不用问,这就是小赵。

  小赵坚称自己是来串亲戚的,为什么不去亲戚家休息?小赵说我们城里人走不惯山路,迷路了,不信你们去某某村问某某,我是不是他外甥。

  警察也不敢造次,不过小赵不能放。 到了那家一问,那家赶紧说对,是我外甥,头一回来。 警察一听那就放人吧。   这会已经是中午了。

因为警察先去杀人案的村子(来时路过)调查了一下。   警察出来就打算回乡上,这是过来个老头,跟警察说他家一定有事,这人说是他外甥,可是天天往山上跑,晚上也不回家睡。

那会的乡村警察,比较注重创收,这样的没什么油水的案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随口答应几声还是往村外走。

  老头真着急了,可是也没办法,跟着警察一路送一路鼓动去他(小赵所谓的舅舅家)家看看。   他怎么这么热心,倒不是因为他是良好公民,实在是因为他和那家有仇。   警察被他闹得很不耐烦,说你再多话,告你个干扰办案。 老头不敢跟着了。   按说此事到此为止,小赵也就没事了。

不料警察走出十几步,前面山口转出个人来,一见其中一个警察,很惊喜的打招呼,那警察也挺热情,认出是自己的初中同学。

  老头还没走呢,一看这情况,马上迎上去,原来过来这人是他儿子。 熟人好办事,警察也却不过情面,抹回身又去了小赵的舅舅家。

  一家正吃饭呢,一看警察去而复回都有点发愣。

警察也不知道查什么,随便几个屋子看看。

什么都没有,警察也挺尴尬,搭着讪往外走,路过东屋的时候,余光扫到一个小孩跑到床下去了。   警察到底是专业的,马上想起刚进来的时候全家吃饭,没有小孩。

于是冲着东屋的床走过去,同时暗中观察这家人的表情。 小赵他们原本很自然,看警察往那边一走,马上紧张了。

小赵赶紧过来递烟,说您那边喝口水。 警察心里有底了,不理他,到床下手电一扫,尽里面有个包裹。   小赵想趁机走,另外一个警察马上把他控制住。

全家都傻了。

  拿出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是白色粉末,这俩警察激动的啊:贩毒,这一包十几斤,建国以来这样的大案都少。 俩人好像看到县局长的位置在向自己招手。

  回到乡派出所,小赵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警察恨急了,你不说没事,等鉴定出来一样判你,押到羁押室去。

  乡派出所的羁押室,还是快30年前,很简陋,什么人捉来都关在那。

小赵一进屋,有个犯人当时就瘫了,屎尿流了一地。

这肯定有事啊,提出来,审。   这是个附近的村民,村里的二流子,因为赌博被抓的。

他比小赵差得远,进屋没等问就全招了(也可能是看到小赵被抓,以为警察已经掌握材料了)  此人好吃懒作,有天有人来找他(就是小赵所谓的舅舅家)。 为什么找他呢,因为他在附近有名的没有道德观念,而让他做的事情,必须要这种人做。

什么事呀?挖尸首。

  这个假舅舅在他们村是有名的富户,因为3个儿子都在外地打工,不幸的是,老二出事死了。

还没结婚呢,传统观念,家里过意不去,要给他配冥婚。 配冥婚不是那么简单的,第一你要有合适的女尸,这在发达地区,可以花钱找。 在乡村每年死的人绝大部分是老人,几年未必能赶上死个姑娘,再说就是有了,人家家里也未必同意。

这就需要二流子,在全县范围内找,偷挖。   第二点才是最难的,不是两个尸首埋在一起就可以。

要保证婚配成功,怎么验收?成功了,当天晚上父母会梦见冥婚的子女,穿着礼服回来报告。 这点要想成功,法子各门各派各不相同,小赵有他自己的法子。   这家人的老三挺能赚钱,作什么工作?就在火葬场帮忙,小赵,就是火葬厂的员工。 老三早就风闻小赵做这买卖,为了二哥,他找到小赵。   小赵的法子是和他师傅,前一任火化工学的,很简单,找一个不到十五的男孩的尸首,焚化后,把骨灰撒在冥婚的两具尸体的上面,然后念几句咒句就大功告成。 这男孩的骨灰,就叫引路人。

当然,其中还有一步是撒骨灰的地点,要找个比较阴的地方,把尸体摆好撒骨灰。 小赵本事不行,哪里阴气盛,只能晚上看出来,所以天天往外跑。 同时也在等那二流子,可是他没有家,在镇上赌博被捉,谁能知道给小赵报信呢。   铁证如山,小赵只能认罪。 他很不服气,说这次点背啊。 经过的任何一处,只要少一个做对的,自己都不会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