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苗丁云鹤全文目录 农女种田忙免费章节阅读

所以“亲切的怀恋”比“可爱”更好。(三)再次朗读、背诵这首诗歌体会诗中感情。三、当堂检测以《假如生活重新开头》为题写一首小诗。第二课时一、预习背诵《未选择的路》诗中的“路“有何含义?二、课堂展示(一)预习检测在检测学生背诵时注意学生感情地把握。(二)小组探究诗中明确写了诗人选择了“其中一条”为什么还要以“未选择的路”为题?读了这首诗你悟出了什么道理?全诗小节每小节的大意是伫立(思索)决定(选择)选择之后的怅惆多年后的回顾叹息其实未选择本身就是一种选择选择的路一步步变为现实而生活中许多人往往对现实不满总觉得还有其它的可能才更加产生了对未选择的怀恋悔意由此而生忧郁因此而起这正是人之常情正是人生的真实写照。

  但我想说您也可不可以暂时放下工作,陪一陪我呢我想和您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一起谈天说地。  妈妈,我真的很希望您能听一听我的心声,听一听我学校里发生的趣事,听一听我碰上了什么挫折。您仔细想想,我们有过一次长聊吗我知道我问这些您会不高兴,但是,我还是希望您能听我说。我被压得喘不过气,孤独得痛苦。

徐苗丁云鹤全文目录 农女种田忙免费章节阅读

推荐指数:《农女种田忙》又变卦了免费试读“怎么了?你爹跟你娘呢?吃了饭去哪儿了?”吕氏黑着一张脸,不客气的问着。 二郎挠头,说:“去我姥姥家了啊,刚才栓子来喊他们,说我姥姥找他们有事。 ”吕氏听到这话,迈着步子就往外走,蒋氏一看老太太出来了,上前挽着她的胳膊,说:“娘,你要去哪儿,这天儿都快黑了,还是儿媳陪你去吧。

”“嗯,走吧。

”吕氏虽然面色不好,不过对于三儿媳的要求,还是点头答应了,接着郑氏、徐莹、徐芳、徐冰还有徐正江,都跟着去了。 徐苗则是把剩下的丸子,直接端到了上房。 徐老爷子正在屋里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一看徐苗端着盆进来,皱了下眉头,问:“外面怎么样了,你奶呢?”“我奶出去了,带着大伯娘、三婶儿他们。 ”徐苗老实的说着,然后把盆放在上房的外屋地的桌子上,又说,“爷,丸子我放在这了,先回去了。

”“啊,你走吧!”徐老爷子应了一声,继续抽着他的旱烟袋。

徐苗从上房出来,不禁松了一口气,看着仍旧站在那里哭哭啼啼的四郎,微微摇摇头,走上前,帮着整理了一下他的衣服,说:“快回去吧,不然一会儿奶他们回来,又该骂你了。

”“哼,不用你假好心!”四郎用袄袖子擦了擦眼泪,然后使劲儿的推了一下徐苗,扭头就往家里跑。

什么叫狼心狗肺?!徐苗这会儿算是知道了。

在这老宅,这些所谓的家人,就根本不值得她去照顾、去关心,轻叹口气,迈步回了院子,将门落了锁,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心里也明白,这更大的阵仗,肯定还在后面呢。

刚才蒋氏扶吕氏的时候,手腕儿上好像有个银镯子,难道是上房为了安抚她,给的?想来应该是了。 “大姐,这兔子咱们还是等两天再烤吧,今儿肯定是不行。

”三郎略带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把兔子,拿去外屋地的隐蔽处,藏了起来。 徐苗看着三郎,狐疑的开口问:“怎么了?为什么今儿不能烤了?”“奶把二伯娘他们找回来,肯定又得吵吵巴火的,万一来咱屋找事儿,看见咱们吃野兔子,肯定就……”三郎的话没说完,徐苗“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小伙子见她笑,狐疑的瞅她,徐苗摆摆手,说:“咱们家的三郎啊,也长心眼了。 行,听我弟弟的,兔子等过几天咱们再打牙祭。

”“嗯。

”三郎笑呵呵的点头,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小声嘟囔着,“那会儿栓子来找二伯娘他们时,我看见徐茼在场来着。

后来他们走了,茼姐儿就端了一大碗的丸子,偷偷的出去了”虽然是小声嘟囔,不过徐苗却听得真切,微蹙眉头半天都没有吱声,一大碗丸子?徐茼?!三伯家的女儿端丸子,不自己吃而是偷偷拿出去,为了什么呢?栓子是二伯娘的亲侄子,冯家跟徐家都在这小八家子村,难道说……老天,这蒋氏挺有心机啊,回来没有闹,得了银镯子之后,还摆了二房一道,这……这是农村吗?这不赤果果的宫心计嘛!徐苗不敢再往下想了,原本以为农家再如何折腾,也就是那点儿子、田地事情,翻不了什么大天,可是如今这徐家,明显就是一个江湖啊,一个藏匿着各种高手的江湖。 徐苗伸手把三个小的搂在怀里,严肃而又认真的看着他们,说:“听着,刚才三郎说的话,你们一个字儿也不能说出去,谁也不能透露,知道吗?”““大姐放心吧,他们很乖的,不会往外说。

”三郎打包票的说,“那兔子我把皮剥了,等改天我去镇上,把皮买了换两个铜板回来,咱们自己留着,不给奶他们。 ”“好,换了钱,你就跟小五、芽儿买糖吃。 ”小孩儿一听买糖吃,一个个乐的都是见牙不见眼,毕竟都是孩子,在这个农家院,他们姐弟几个想吃糖,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想到这儿,徐苗伸手,轻轻地摸着三郎的发顶,语重心长的说:“乖,你们几个再忍忍,大姐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一定!”正说着,外面争吵的声音再次由远及近的传来了,有吕氏的谩骂声,有蒋氏的添油加醋声,还有冯氏的哭喊声……白天的那一幕,如今还延续到了晚上,而且还是从村西头延续到村东头,这冯家在小八家子村也是大姓里的人家。 不过这名声就有些狼藉的可以,冯老太太窝囊、埋汰,冯老爷子说话、办事儿不靠谱,冯家的两个儿子更是坑蒙拐骗。 当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老冯家跟老徐家就结了亲,这几年两家人没少闹腾,几乎算是给小八家子茶余饭后,提供了不少话题。 一路闹闹哄哄,估计明儿这村儿里,又不缺营生可聊了。

徐苗原本是不打算出去的,那么乱哄哄的氛围,光想想就脑袋疼。 可到底还算是徐家的人,这奶奶、伯娘们都回来了,于情于理,是要出去看看的。 安顿好了弟弟、妹妹,再次无奈的出了房间。

来到上房,就看见二房两口子,双双跪在地上,老太太气的靠在闺女怀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徐老爷子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徐家大房这边,就徐正江跟郑氏在,孩子们已经回去了,三房这边就只有蒋氏,徐正海也没影儿了。 徐苗瞅着这个情况,安静的在旁听着,少的那碗丸子,最后还真是出现在了冯家的饭桌上,而不管冯氏如何解释,吕氏就是断定这冯氏顾着娘家,把丸子偷了过去。 看起来这蒋氏,在陪吕氏去冯家的路上,是没少做工作。

可这也不对啊,吕氏就算听了蒋氏的话,当面对冯氏指天发誓的样子,仍旧无动于衷,这说不过啊。

看起来这事儿,或许不像她所想的那么简单啊!就拿那天徐冰嫁祸他们来说,她到现在都没想到,到底是谁给出谋划策的,如今再加上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