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痕记》【第二十一场】

《朱痕记》【第二十一场】

(宋氏上,出迎。 四军士、朱春科、朱春登、李仁同上,同下。 四军士、朱春科、宋氏、朱春登同上,入坐,李仁报上。 )李仁(白)宋成拿到。 朱春登(白)绑上来。 (二差役押宋成同上。 宋成跪。

)朱春登(白),大胆的宋成!前者征西路上,拐我行囊马匹,还要害我一死,似你这样贼子,就该取……李仁(白)斩!(李仁斩宋成。

)朱春登(白)婶娘,斩得可公?宋氏(白)斩得公。 朱春登(白)斩得可是?宋氏(白)斩得是。 朱春登(白)既公既是,也就罢了。 宋氏(白)侄儿,你就该赏他一口棺木啊。 朱春登(白)传地方。

差役甲、差役乙(同白)传地方。

(宋成当场换帽须作地保上。

)地保(白)什么事?差役甲、差役乙(同白)宋成死了。

地保(念)好人不长寿,祸害一千年。

(白)圣上有旨:赐他金井玉葬。 差役甲、差役乙(同白)拖下去卖汤锅。 (差役甲、差役乙、地保同下。 )朱春登(白)婶娘,我回家半日,怎么不见我母亲妻子?哪里去了?宋氏(白)自从你走之后,他婆媳二人今日也想,明日也想,想你就想死了!朱春登(白)怎么讲?宋氏(白)想你就想死了!朱春登(白)哎呀!(朱春登晕。 )朱春登(二簧导板)听说是老娘亲不幸命断,(叫头)母亲!老娘!唉!赵氏妻啊!(二簧散板)好一似刀割肉箭把心穿。

问婶娘他婆媳何处埋殓?宋氏(二簧散板)他婆媳埋在那双槐树前。

朱春登(二簧散板)叫中军备祭礼坟前祭奠,到后堂穿重孝头戴麻冠。

(哭)娘啊!(朱春登哭。 众人同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