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红毛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第448章 红毛巫医觉醒最新章节

龘龗最终没有再搭理江寒,直接消失不见了,离开之前他告诉过江寒,自己还需要准备一些东西,这几天让他消停点带着,因为最近他总是有中预感。

因为现在龘龗修为被压缩了太多,很多神通秘法之类的都没法使用,就连通天彻地的神识之力也被压缩了太多。

现在仅仅只能有一种预感,并不能够准备地告诉江寒是什么,但身为修士而言,江寒可不会觉得这是儿戏。 修士的预感,往往是一种超然的占卜和预测能力,一般来说,不是多半是真的,而是绝对会成真。 龘龗提醒过江寒之后,也让江寒重视了起来,之前他一直都知道有个冥府想要对他动手,为此他才需要天玑门的信物,接受天玑门的庇护。

不过他一直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危险,现在看来的话,不是没有危险,而是他自己没有察觉到而已。 走回去的时候江寒跟苏雨歆分开了,再过几天学校也就正常开学了,明天学生公寓正是开启,虽然江寒已经住了几天。

一开学,学校必然马上就会充满了活力,全国各地的学生都汇聚在一起,这说起来,真的算是一种盛况。

这个学期开学之后江寒也将作为学长,迎来最后一届新生,他也最后一年叫做学生。 迎新活动大概是每个学校新学年都会举行的,又上上一届或者两届的学长学姐们,在各个专业指定的地方设立迎接点。 负责接引新生的入校,包括签到,交费,找宿舍,男生对漂亮女生的话,还有帮忙提行李这一特殊服务。 江寒以前参加过一次,一天的活动,差点没把他腰给弄折了。 这一天迎新活动依旧一样如期举行,不过江寒也没有再参加,回到宿舍的只有一个舍友,另外两个还在单位实习,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唯一回来的一个,还跟江寒关系不怎么样,两人在宿舍的时候也多是沉默,很少有谈话的时候。

龘龗消失已经有三天多的时间,这些时间江寒一直在沉迷修炼,体内十二正经想要融汇贯通,还有一定的难度,他现在还没法做到。 不过江寒已经有了一点眉目,关于要如何解决,并且尝试过后发现很有效果,如果能够这么一直良性发展,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够突破到巫海之境。 到时候他也能够拥有神识之力,也算是彻底的区别于凡人了。

“江寒,我们开始上课了,你们呢?”晚上江寒正好结束了关于突破理论的推算,而这个时候他受到了苏雨歆的信息。

两人好几天都没有联系了,看到信息之后江寒也麻利给苏雨歆回复了过去,“你学长现在基本是没课了,就等着交论文,然后毕业了。 ”“那好,明天陪我去上课,八点开始上课,我七点二十在食堂等你吃早餐。

”苏雨歆把这样的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陪女生上课!”江寒一愣,显然是没有做好准备。

“对,你没看错,就是这样的,不~许~拒~绝。 ”“好吧,那明天见。 ”“我看你是不是有点不情愿的样子啊?”“没有,你猜错了。 ”“那好好重新答应一遍。

”“喳。

”“(*^__^*)~”“我去洗漱了,一会就不跟你说了,白白。

”“拜拜,晚安。

”江寒收起了手机,站起来拿起自己洗漱用品,一转身正好看到了舍友看着自己,“老江,你这是恋爱了啊?”“我恋上安瓿瓶呢,还是爱上西林瓶,你来猜猜。

”江寒也跟舍友开玩笑。 “哼哼,我看你是爱上青霉素了,身为宿舍第一个脱单的,你到是要表示表示哈。

”舍友小刘也不是很在意。 “行,等他们两回来一起表示了,不过我虽然前段时间脱单了,不过现在又单了,别乱说。

”江寒笑着抬着水盆走了出去。 “唉,莫非人出名了,性格就变了,奇怪了……”小刘也非常差异,这样的江寒,跟他记忆中那个闷葫芦可是相差太多了。

第二天一早江寒来到了食堂,这次他没有再去买东西,坐在了一个显眼的地方等着苏雨歆,时间差几分钟才到七点二十,她还没有出现。

江寒也不着急,苏雨歆说七点二十,那就肯定不会迟到,她不喜欢迟到,也不喜欢别人迟到。 、至不过这次好像是出了点问题,因为七点二十已经过去了几分钟,苏雨歆还是没有出现,江寒本来想给她打个电话的,不过摸到手机的时候又放下了。 自己一个大男生,多等一会有什么,这么打电话过去,气量显得也就太小了。

这也是江寒印象中苏雨歆第一次迟到。 又过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苏雨歆终于出现在了食堂的大门口,只不过一起来出现的还有几人。

这几人明显就是一起来过来,别的人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其中有一个染着暗红色头发的男生,他紧紧跟在苏雨歆旁边,一脸献媚的笑容时刻挂着。 用脚想江寒都知道发生什么,这红毛应该是想要追求苏雨歆,全都明显的写在了脸上了。

苏雨歆脸上也到没有很讨厌的神色,有的是无奈,要是让雨田他们看到一个元神修士竟然会因为一个凡人的纠缠而无奈,那绝对会惊掉大牙。

江寒看到了苏雨歆和红毛之后,本想挥挥手,不过江寒马上想到了个更有意思的手段。 他假装没有看到苏雨歆,只是坐在原地。 苏雨歆进门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江寒,那家伙明显也看到了自己,却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这让她有点想打人。 没看到现在我已经被人纠缠上了吗,这都不来救我,你真看得过去。 可惜她的心理活动江寒并不懂,只是呆在一旁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