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赠钱征君少阳》赏析:白玉一杯酒,绿杨三月时

李白《赠钱征君少阳》赏析:白玉一杯酒,绿杨三月时

赠钱征君少阳【作者】:【年代】:唐白玉一杯酒,绿杨三月时。 春风余几日,两鬓各成丝。 秉烛唯须饮,投竿也未迟。 如逢渭水猎,犹可帝王师。 【赏析】:此大致是作者晚年的作品。

征君,指曾被朝廷征聘而不肯受职的隐士。

钱少阳其时年已八十余,李白在另一首诗《赠潘侍御论钱少阳》中说他是眉如松雪齐四皓,对他很推重。

这首赠诗,赞扬钱少阳年老而仍怀出仕建功的抱负,同时也反映了诗人晚年壮心不已的气概。 白玉一杯酒,绿杨三月时。

诗一上来就写酒,然后再交待时间,起势突兀。

两句诗,画出主人公在风光明媚、景色秀丽的暮春季节独自饮酒的图景,设置了一个恬淡闲静的隐居氛围,紧扣住钱的征君身分。

三月暮春,点明季节,为颔联写感慨作伏笔。 春风余几日,两鬓各成丝。

此联上承第二句。 前句词意双关,既说春光将尽,余日无多;又暗示钱已风烛残年,这样,后面的嗟老感慨就一点不使人感到意外。 第四句的各成丝,和《赠卫八处士》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的各已苍词意相似,是说钱和自己的鬓发都已斑白,一个各字,不动声色地把两者联系起来。 自此而下,诗意既是写人之志,又是述己之怀,浑然而不可分了。 三、四二句抒发了由暮春和暮年触发的无限感慨,而感慨之余又怎么办呢?于是引出下面两句。

秉烛唯须饮,投竿也未迟。

第五句近承颔联,远接首句,诗意由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演化而来,带有更多的无可奈何、不得已饮酒避世的味道,这是欲扬先抑的写法,为后面写钱的抱负作铺垫。 第六句和第五句相对,句意也相似,都是写典型的隐居生活,渲染及时寻求闲适之乐。 更重要的是后句写水边钓鱼,牵引出诗末有关吕尚的典故,为最后出现高潮蓄势,这说明作者写诗是很重视呼应转折之法的。

尾联如逢渭水猎,犹可帝王师.如果钱少阳也象吕尚一样,在垂钓的水边碰到思贤若渴的明君,也还能成为帝王之师,辅助国政,建立功勋。

此处的如字和犹字很重要,说明收竿而起,从政立功还不是事实,而是一种设想愿望,是虚写,不是实指。

唯其虚写,才合钱的征君身分,又表现出颂钱的诗旨。

而在这背后,则隐藏着诗人暮年的雄心壮志。 全诗款款写来,以暮春暮年蓄势,至此题旨全出,收得雄奇跌宕,令人回味不尽。 这首五律,不拘格律,颔联不对,首联却对仗。 李白是不愿让自己豪放不羁的情思为严密的格律所束缚。

正如清代赵翼所说:盖才气豪迈,全以神运,自不屑束缚于格律对偶,与雕绘者争长。

然有对仗处仍自工丽,且工丽中别有一种英爽之气,溢出行墨之外。 (《瓯北诗话》)此诗任情而写,自然流畅,毫无滞涩之感;同时又含蓄蕴藉,余意深长,没有浅露平直的弊病,可以说在思致绵邈、音情顿挫之中透出豪放雄奇的气势,兼有古诗和律诗两方面的长处,是一首别具风格的好诗。 (吴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