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农银行、吴江银行触发稳定股价“警报”小银行上市热与股价冷何解?

苏农银行、吴江银行触发稳定股价“警报”小银行上市热与股价冷何解?

苏农银行、吴江银行触发稳定股价“警报”小银行上市热与股价冷何解?本报记者王柯瑾北京报道由于股价持续低迷,近日,和发布公告称,已触发实施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并在6月19日晚公布了稳定股价的具体方案,两银行主要采取股东增持、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增持等方式稳定股价。 值得注意的是,一边是已上市中小银行股价低迷,甚至“破净”,另一边是中小银行上市热情高涨。 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小银行谋求IPO上市明显提速。

今年已有紫金农商行、、以及青岛农商行4家银行成功登陆A股市场;也于近期顺利过会;齐鲁银行、广东南海农商行以及贵州银行预披露了招股书或上市申请资料。 而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还有多家地方性银行正处于谋求上市的准备阶段。

触发稳定股价“警报”持续股价低迷,两银行触发稳定股价“警报”。

6月14日晚,公告称,自2019年5月17日起至6月14日,公司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每股净资产(其中:自2019年5月17日起至6月11日,公司股票连续17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2018年度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元/股,2019年6月12日至6月14日,公司股票又连续3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2018年度经审计并经除权除息调整后的每股净资产元/股),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

该行将在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之日(2019年6月14日)起5日内(2019年6月19日)召开董事会,制定并公告稳定股价的具体方案。 同日,也在深交所发布公告称,自2019年5月17日至6月14日,该行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最近一年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因而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 将在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之日(2019年6月14日)后3个交易日内召开董事会,制定并公告稳定股价的具体方案。 根据6月19日晚两家银行公布的稳定股价具体方案,主要采取股东增持、董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增持的方式稳定股价。 某上市银行内部人士表示,除A股市场整体环境因素外,银行上市发行期的定价也可能存在过高的问题,另外银行的经营情况,包括资产质量等也是影响上市银行估值的重要因素。

从经营情况看,2018年末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净利润为亿元,均较上年有所增长;资产质量方面,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呈逐年降低趋势。 而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净利润为亿元,也均较上年有所增长;但从资产质量方面看,该行2016年至2018年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和%,虽呈逐年下降趋势,但仍超过2%。

记者针对股价触发稳定措施,联系到上述2家银行。 苏农银行方面回复记者称:“本行近年来,在新一轮发展战略的指引下,各项业务快速健康发展,各项指标在上市银行中表现良好。

近期,由于受到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升级、一些银行风险暴露等负面事件的影响,股市特别是上市银行股票价格整体较为低迷。 受市场大环境影响,本行股价自2019年5月17日起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每股净资产,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 ”同样江阴银行方面表示,主要是受市场环境影响。 近年来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去年以来因为贸易摩擦、美联储加息等因素影响了A股市场,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资者信心。 苏农银行方面表示:“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后,为维护股东和投资者利益,本行根据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以及各项监管规定,进行了充分研究和论证,在充分考虑自身实际情况和相关方案的可行性情况下,将采取合理的措施以稳定本行股价。 ”另外,在经营层面,苏农银行方面称,该行将按照新一轮发展战略,坚守市场定位,创新金融产品,加强风险管控,进一步提升本行经营质效,提高本行股票的投资价值,争取以更好的业绩回报社会和广大投资者。

江阴银行方面表示,该行以“高质量发展”为第一要务,聚焦风险防控实现良好成效,不良率已实现连续三年下降。 一是坚持稳健发展理念,立足县域、坚持本源,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结构化、多元化金融服务需求,推动构建农村地区多层次、广覆盖的金融机构系统。

具体就是根植本地,倾斜信贷资源、服务资源、绩效资源等,践行普惠金融,更大力度支农支小;二是实施风险管控策略,有所为有所不为,做好升级技术、提高门槛、优化结构三方面工作,面对2019年的不确定性和挑战,其会保持选择性策略,通过动态调整来应对风险。 上市热与股价冷去年以来,中小银行上市持续升温,市场上的银行“后备军”有望进一步扩容。 今年以来,已有、、以及青岛农商行4家银行陆续成功登陆A股,也于6月17日向深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拟在深交所上市,拟发行不超过亿股。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银行在上市地点选择上有了较大变化,谋求登录A股市场逐渐成为银行机构的首选。 日前,齐鲁银行、广东南海农商行以及贵州银行预披露了招股书或上市申请资料,齐鲁银行、南海农商行将登陆地点选择在了A股市场,只有贵州银行欲前往H股市场上市。

某上市银行管理人士表示,在监管层鼓励银行机构补充资本、银行表外“回表”压力,以及暴露真实不良等的大环境下,银行机构对资本的渴望强烈。

监管也在不断地完善支持中小银行融资的体制机制,A股上市的可能性较之前有所提高,预计未来监管还会“开闸”,这也是中小银行上市窗口机遇期。

而港股上市估值偏低的状态一直存在,作为谋求上市的银行机构各有考量。 值得注意的是,与银行上市热情相对比的是,银行股的大面积“破净”。 据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19日午间休市,31只上市银行股中有20只处于破净状态。

中国市场学会金融学术委员、研究总监付立春表示,中小银行“破净”更普遍一些。

银行股价低迷与其自身经营情况、实体经济现状以及金融业的整体环境都是有关系的。

目前看银行利润在整个经济中的占比较高,未来有压缩的空间。

不过,在其看来,金融机构“破净”很多是用市净率来计算的,对投资者而言,其实是提高了安全边际,购买这些股票的成本也会更低。

(编辑:朱紫云校对:颜京宁)(来源:中国经营报的财富号2019-06-212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