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之女刘雨霖:“冷面父爱”成就了我

刘震云之女刘雨霖:“冷面父爱”成就了我

  刘雨霖,导演、编剧,作家刘震云之女,攻读于纽约大学导演专业。 2016年底,刘雨霖执导的根据父亲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一句顶一万句》上映。

    音乐人高晓松看过由刘震云同名作品改编成的电影《一句顶一万句》的样片后,感动得落泪,惊诧于一个85后海归小姑娘竟能导出如此贴近普通人的非常细腻的戏。 而这部影片的导演就是刘震云的女儿刘雨霖。

    陪爸爸泡鞋摊儿,跟妈妈去维权    刘震云与妻子郭建梅是大学同学,又是河南同乡,结婚30年一直感情甚笃。

1987年,时任《农民日报》编辑的刘震云做了父亲,难忘童年时家乡因干旱而闹饥荒的他,给女儿取名雨霖。

    16岁以前,刘雨霖是在农民日报社家属院里度过的。 她形容自己的成长过程是散养。 小时候,当其他的孩子被陆续喊回家吃饭或写作业时,她仍然在院子里玩,每次都是最后回家的那一个。

刘震云对女儿的教育思路是这样的为什么要尽快把这道题做对?是因为能省出更多的时间去玩儿,去干别的你喜欢的事情!    劉震云曾是河南省高考文科状元,妻子郭建梅则是当年河南安阳地区的高考文科状元。 按说这样一对北大毕业的夫妻,应该对孩子的学习环境和学习成绩特别重视,可他们却不。 眼看小雨霖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别的家长都绞尽脑汁把孩子送往条件优越的学校,刘震云却让女儿上了一所普通小学。     刘震云不太看重女儿的学习成绩,只是培养她对学习的兴趣和思考的能力,比如父女俩手拉手上街散步时,他会给女儿出一道数学题,或问她几句古诗,或跟女儿交流一下对某个问题的看法。

他对女儿的要求不高,只要善良、有修养、会思考,就行。

    刘震云时常告诉女儿: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真理就藏在生活实践中。

因此刘雨霖每年都会跟父亲一起回河南老家住一段时间,泡鞋摊儿,或跟母亲办案子跑老少边穷地区。 在那些地方,为每天两毛盐钱而发愁的家庭、怀胎九月还要去田间干活的女人、因不能生男孩而承受家暴的产妇……刘雨霖都见过。 她看到那些人会难过,会流泪。     在农村长大的郭建梅乐于助人,热心公益。 女儿9岁那年,她辞去公职,组建北大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成为中国第一位公益律师。

    在陪母亲出差办案的过程中,刘雨霖经历了很多。 一次,在一座西北小城,郭建梅与当地法官交锋激烈时,差点被戴上手铐。

还有一次在南方,因为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的事,母女俩竟遭到几十个手执棍棒之人的围堵,幸好警察及时赶到,她们才化险为夷。

    女儿在崩溃边缘,却遭父亲棒喝    在中国传媒大学读大四时,刘雨霖突然想出国学习导演专业。

母亲虽然默许了女儿的选择,但又担心她朝秦暮楚会惹刘震云发火。

刘雨霖上高一那年,就因在女同学家玩到深夜回家后挨了父亲的一顿狠揍。

    可让郭建梅意外的是,得知女儿想放弃做主持人的设想而转学导演专业时,刘震云平静地说:我对女儿的人生规划不干涉。

她做饭不错,可以当厨师,如果能把羊肉烩面做好了,我去吃的时候还能免单,也不错;她喜欢当导演,当然也是可以的。 只要能忠于自己的选择就好。     最终,刘雨霖如愿以偿,顺利考取了纽约大学电影学院导演系的研究生。

接到纽约大学的录取电话后,刘雨霖第一时间向父亲报喜,刘震云听罢,特别冷静地说:哦,我这儿正忙呢,回家再说吧!把电话挂了。

    同样,对于女儿的困境刘震云也保持着一种不慌不忙的钝感。 初入纽约大学,刘雨霖遭遇强烈的文化冲击,各种困难让她感觉一切都失去了掌控。 孤独和抑郁,几乎让首次出国生活的她崩溃。

    先是郭建梅接到了刘雨霖的纽约来电。

当时她正在韩国开会,一听女儿声音哽咽就觉得有问题了,因为马上就轮到她发言了,她赶紧给刘震云打电话,让他打电话安慰女儿。 结果刘震云说:打什么呀,让她自己去面对。     三天后,父女俩才通了电话。 刘雨霖说自己状态特别不好,不知道该怎么办。

刘震云劈头盖脸把她骂了一顿:刘雨霖,当时想要去美国,是不是你自己的选择?选择学电影,是不是你自己的决定?如果遇到困难就退缩,就哭鼻子,那你将一事无成。 末了,他补充了一句:我再送你一句话,好儿女志在四方。 说完挂了电话。     当头棒喝虽看似残酷,但很奏效,刘雨霖竟然从抑郁状态里一下子跳了出来。 留学期间她特别能吃苦,不仅自己把生活安排得妥妥当当,在学校拿到了最高奖学金,还利用闲暇时间,接一些中英文翻译之类的零活儿赚钱。

    2013年,得知冯小刚要拍父亲的《温故一九四二》,刘雨霖决定休学,去《一九四二》剧组实习。 这次,父母仍然没有异议,冯小刚则给她安排了场记的工作。

所谓场记,就是每天守在导演和演员身边,捧着剧本读。

    在剧组待了一年后,刘雨霖内功大涨,返校以后她发现,以前的课业难题完全变成了小事。

    夺得奥斯卡奖,执导《一句顶一万句》    2013年春节,陪父母回河南老家过年时,刘雨霖从乡亲们贴门神的习俗上受到启发,决定拍摄一部微电影。

随后,她写出了上万字的《门神》剧本,并精心修改。 看了女儿的剧本,刘震云称赞故事很感人,谎言背后有大爱。 有了父亲的赞许,刘雨霖信心更足了。

很快,由刘雨霖编剧并执导的《门神》,在刘震云的家乡河南省延津县王楼乡老庄村开拍了。

    有一次,郭建梅去探班,见刘震云在那儿烤火,就推搡着丈夫让他去帮帮女儿:她没经验,一个小孩啥也不懂。

刘震云却说:成功失败都是她的。 如果我帮她,她就不知道将来哪个地方需要改进。     2014年,刘雨霖凭借首部微电影《门神》入围三十多个国际电影节,并夺得了包括第41届美国奥斯卡(学生单元)最佳叙事片奖在内的8个国际奖项。 她是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本土导演,也是继李安之后第二位获奥斯卡奖的华人导演。

    然而,一鸣惊人的刘雨霖并没有从父亲脸上看到太多的惊喜。 看到领奖归来的女儿,刘震云只是和她握了握手,简洁地说:祝贺你,再接再厉!    事实上,当天刘震云与冯小刚、王朔等人刚刚在一起把酒言欢了一番,喝完了刘导演的喜酒,女儿的成就怎能不令他感到欣慰和自豪?但是他不愿在女儿面前流露这种情绪,以免年轻人有了点名气就飘。

    刘雨霖毕业回国后,说服父亲让自己拍他的作品《一句顶一万句》。

在《一句顶一万句》影片发布会上,刘雨霖动情地说:父亲对我的所有冷漠,其实都是无言的激励和鞭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