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拍卖会(上)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第124章 拍卖会(上)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某处高档会所的大门前,两旁正有咨客负责接待进场的宾客。

≧此时,一辆黑色的豪车在门前停了下来。

驾驶位的司机率先走下来,为坐后排的人打开车门。

接过对方的打赏,司机欢喜的开车离开。 而出现在咨客面前的,是一个衣装笔挺的年轻人。

“先生,请问你有没有邀请函?”当年轻人准备走入大门时,一身旗袍装扮的咨客主动迎上来。

不用说对方这个举动,肯定是来参加这次的宴会,不过这次的宴会并不对外开放。

即使这个年轻人衣着光鲜,如果没有特定的邀请函,他是不可以被允许进场。

因为这个会场在今晚将有一场拍卖,拍卖的主题是证府下批的五块大型用地。 另外还有私人出手的商业用地,以及一些闲置的名物和别墅等等。

这种情况又岂是一般人能够进场的,没有一定的身家和地位,就连打听到这次宴会的消息都难,更别说是拿到会场分发的邀请函。 “嗯!”年轻人将所谓的邀请函递了出去,咨客仔细的分辨了起来,几次将目光锁在他的脸上。 “唐先生,对于刚才的无礼,请允许我说一声保险。 现在你可以进去,需不需要我为你带路?”确认完这张邀请函,咨客弯身向对方鞠了一个躬。

可以被主办方派出来招待宾客,这些咨客当然是相当有的素质。 更何况,她们也希望自己能把握到机会。

可以进场的宾客一个个身份超然,就算她们没机会去高攀,或许还能换一份更好的工作?“好。 ”来者其实就是叶景诚,邀请函所填的‘唐’姓。 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 这次的邀请函并不容易拿到,不过叶景诚有汇丰银行这条线,两者先后交接过好几次,而且每一次的数额都很大。 故以叶景诚向袁天帆提出这个要求时,袁天帆将这个问题向上一提,汇丰的高层直接帮他拿到一个份额。

至于叶景诚这次来的目的…已经再清楚不错。 无非为了这次宴会的主题。 “唐先生,你请跟我来。

”咨客转身为叶景诚带路,过程中还特意迎合叶景诚的脚步频率,使得两人的距离一直保持在三步之内。

“对了,我这样进场应该没问题吧?”指了指自己的脸,叶景诚如此问道。 “没问题的,我们会场很尊重客户的**。

”咨客回头一个微笑,而后继续带路的工作。 原因是叶景诚为了保密,故以出发前多准备了几手。

车辆是吩咐张铁龙租借的,来会场的路上还多绕了几个圈。 还有最明显的手段,莫过于脸上戴着的全白假面。

“对了,唐先生。

你这次只是单纯的赴宴,还是要参加接下来的拍卖会?”咨客并没有回头,依旧用她靓丽的背影和叶景诚说话。

“你觉得呢?”叶景诚反问道。 听到叶景诚这句话,头脑灵活的咨客知道自己白问。

如果叶景诚只是为了赴宴,根本没必要戴一张假面。

至于他不想让人知道的原因。 首先可以排除歹徒的可能,因为会场的邀请函并不容易拿到。

就算侥幸让他拿到一张,单靠一个人又可以做出些什么?更有可能的是,叶景诚这次是直奔土地拍卖的主题而来,但是他的身份比较敏感,又或者其中夹带太多的利益关系,戴上一个面具既可以隐瞒身份。

又可以避开竞争对手的视线。 “先生,你可以在这里自由走动,我先帮你去拿一个竞买号牌。 ”将叶景诚带到宴会厅,咨客礼貌的说道。 “嗯。

”叶景诚点了点头,便环视了一眼宴会厅。

简单点形容就是豪华。 不过宴会厅的布置是其次,主要还是来回走动的宾客。

“你好!”“你好!”咨客离开之后,有不少人在叶景诚身边走过,纷纷善意的打了声招呼。 可以进入这个会场参加宴会的人,至少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士。

就算相互之间并不认识,见到对方都会礼貌的打一声招呼。 毕竟多认识一个人,他们就多一条路可以选择。

叶景诚并没有过多的走动,是以咨客将竞买号牌拿过来时,他还逗留在原地。 不过这整晚他也不可能就这样站着,于是做起大部分宾客应该做的事。

宴会上虽然有侍应招待,不过采取的是自助餐模式。 当然,食材方面和一般自助餐不一样。

就算是桌上小小的一碟鱼子酱,也能抵过基层打工人士半年甚至一年的薪资。

叶景诚没有选择进食,实际现在的情况也不允许,除非他先把假面取下来。

所以他只从在场侍应手上拿来一杯饮品,便找了个不算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 叶景诚就好像被人孤立一样,相对其他宾客有说有笑,他只能选择无声的坐在那里。 没办法,终究是自己以前的层次太低,这些有身份有资产的人,他不认识再正常不过。

“喂!这里有没有人坐?”一个身影走到桌前,问到叶景诚。

叶景诚看了对方一眼,却是一个富家的女人。 不等他答复,一个男人几步走了过来,有些指责对女人说道:“小云,不准这么没礼貌。 ”“大家,我哪里有不礼貌?人家习惯了嘛。 ”富家女瞥了撇嘴说道。

“习惯也不行,马上和这位先生道歉。

”说完,这个男人转过身,对叶景诚赔笑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小妹性格太野,希望你可以见谅。 ”“对不起咯。 ”这个叫小云的富家女,却是不太乐意说道。 “没关系,这次我是一个人过来,不介意就一起坐下来。

”叶景诚的确不擅长交际,不过哪些人值得结交,哪些人没必要去浪费心神,这一点他还是能分辨的。

譬如眼前的这两个人,富家女的暂且不提,就以中年男人的涵养,已经足够成为他结交的前提,特别是叶景诚认识的人当中,居然可以找到和这个人相似的轮廓。 “大哥,我都说了他肯定会答应,怎么说你的身份……”富家女没把话说完,中年男人转过头就是一记凶狠的眼神,直接把她要说的话憋了回去。 看到对方似乎没打算和自己结交,叶景诚也省略准备好的自我介绍。

听富家女的口气,似乎他可以和两人同桌进餐,还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这张桌子多了两个人,不过气氛还是一样。

就连看起来都让人觉得‘巴渣’的富家女,都遵从着“食不言寝不语”。 “阿铭,原来你在这里!”此时,一个富太看了过来。 “群姨。 ”富家女和中年男人同时喊道。 富太的年龄看起来和中年男人相仿,不过中年男人却把姿态放得很低。 叶景诚看在眼里,相信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懂得保养,那肯定是她的身份使得对方不得不放下姿态。 “这位是…”富太将注意力转移到叶景诚身上,缘因叶景诚那块假面,实在太容易吸引别人注意力。

“我们只是搭个桌子。

”富家女小云没有避讳的说道。

“哦,你好啊。

”富太淡然和叶景诚打了声招呼,而后对中年男人说道:“阿铭,拍卖会已经准备好,你们两兄妹好准备入场。

”“知道了,群姨。 ”中年男人又对叶景诚说道:“这位先生,我们就先行一步了。

”望着三人的背影,叶景诚下意识吸了一口手上的饮品。 隐藏在假面下的漆黑面容,竟闪过一丝深邃的眼神。 五分钟之后,主题拍卖会通过喇叭宣布开场。 宾客纷纷从宴会厅转到拍卖现场,叶景诚也随着人流跟了上去。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