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谦 女战神的黑包群

二谦 女战神的黑包群

“嬷嬷办事儿,本宫总是放心的。 ”知道人没死,也没用大刑,东姝也便放心了。 不过在听到对方的名字是三个字的时候,眉心还是跟着一跳。 三个字啊……想想就瘆得慌。

东姝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在庄子上咸鱼瘫几天。

结果,过来的第三天,便迎来了第一位访客。 谢秋韵。

原主的小姑子。

如今东姝并没有再嫁,所以这小姑子还是小姑子,还没变成前任。 两个人从前便是闺中密友,虽然这一年来,关系远了些。

但是对方递了帖子,东姝肯定是第一时间应下。

对方准备的是第二天过来拜访的。 估计祭拜完,谢秋韵也没离开,在附近的哪个庄子上。 知道东姝也在这里,所以才递了帖子的。 “备点秋韵喜欢的菜。

”其实原主很喜欢跟谢秋韵相处的感觉,只是因为养了面首,有些无法面对谢家人。 所以,这才跟谢秋韵之间,关系远了些。 如今对方过来,自然是需要好好准备一番的。

而且东姝还要知道,对方是不是凶手呢。

关系好归好。 万一,是谢家生出了什么心思。

觉得原主这样是不守妇道,可是碍于公主身份,又不好让御史去弹劾。

毕竟有些面首可是陛下亲自安排的呢。

所以,暗地里用些什么手段,这个也是合乎谋杀的解释。

东姝如今对于凶手这件事情,十分上心。

而且一直没托梦,东姝总觉得这个世界,指望着托梦估计是不太现实了。 所以,还是自己奋斗吧。

如果原主的弟弟,真是个宠姐狂魔,又是个正经的帝王。 那么东姝肯定是要拥护着他,然后过好自己的日子。 也不知道,原主如今这样是有再嫁的心思,还是没有呢?死前到底经历了什么呢?按着如今原主的心思,并不想二嫁。

养点面首以祭自己的思念就好。 可是万一死前经历了什么,再影响了原主的想法怎么办呢?这些,东姝都需要去考虑。

谢秋韵递了帖子的第二天,微雨。 夏天难得有这样的蒙蒙细雨,带着空气都透着几分凉。

但是东姝知道,只是暂时的。

因为之后,只会更热!不过,难得的小凉风,东姝还是很享受的。

原本还准备跟谢秋韵,在院中享受一下夏日,然后吹着冰,喝着冰镇的酸梅汤的。 如今看来,怕是不太行了。

一看到下雨,宋嬷嬷今天早上连冰都不让供了。 更不让东姝贪凉去吃什么冰镇过的东西。 甚至还让婢女去准备了姜茶,估计是等着谢秋韵过来之后,让她们喝一下,去去这潮气的。 东姝也没阻止,只要不让自己喝,一切好说。 不是说喝不得,只是喝完,一身汗,有些难受。 因为是微雨,并不影响马车出行,再加上已经约好了。

所以,谢秋韵并没有递帖子表示自己不来。 两家的庄子也不太远,驾着马车,不过半个小时左右,便过来了。 一听说谢秋韵过来了,东姝忙起身。 今天的东姝依旧穿的十分素净。 交领蜜色上衣,配了一条水洗蓝色的长裙,裙摆绣着漂亮的小花,算是给了裙子一点点缀,又不显得夸张。 发髻也只是挽得简单的,上面别了几枚素净的银发簪,在最后又捆了一条与裙子同色的发带,发带上同样绣着细小的花朵。 这一身打扮,简单干练,又素净,符合如今的身份还有日期。 而且这一身装扮,虽然简单了些,但是见的是小姑子,又是从前的闺中密友,所以并不失礼。 听说谢秋韵已经到了,东姝让宋嬷嬷准备了华盖,并没有坐小轿,而是在华盖的遮挡之下,亲自相迎。

谢秋韵是友,是亲人,不算是客。

所以,不需要端着太多的身份。 看着东姝亲自相迎,谢秋韵眼角湿了湿。

“殿下。 ”看到东姝之后,谢秋韵急急下了马车,身后的婢女快走两步,帮着举着油纸伞。 谢秋韵弯身施礼,低唤一声。

自古以来,皆是先有君臣,然后才是父子。 所以,谢秋韵一直如此唤着原主。 到了东姝这里,东姝也不准备多改变什么。

只是握了握谢秋韵的手,笑着说道:“你我之间,做何如此客气。

”小小的训斥声,都是带着笑的。 谢秋韵笑了笑,站在东姝的华盖之下,倒是避了雨意。 “走吧,这外间还飘着雨呢,今年夏日这雨水可是不少。

”东姝叹了一声,然后带着谢秋韵往回走。

因为下雨,所以外间的小聚肯定是需要改了的。 一切都只能在厅子里进行。

好在,原主经常在这边待客,庄子里也有特意准备的宴客厅。

宋嬷嬷她们昨天便收拾好,以备客人的到来。 如今东姝将人带过去。 东姝坐在窗边的小榻子上,谢秋韵原本还有些拘谨,不太好过去。

但是东姝一直拉着她的手,所以她也没推拒。 两个人坐过去,宋嬷嬷很快就安排着人过来,给谢秋韵送姜茶。

毕竟外间小小的淋了潮气,这会儿喝一碗,也算是驱驱寒了。 “夫人,请用茶。 ”婢女过来,将茶放到了榻子旁边的案桌上。

谢秋韵毕竟也是嫁了人的,虽然如今也是寡居身份。

不过到底并没有二嫁,所以如今还端得起一句“王夫人”的。

婢女这样称呼,完全没有问题。

谢秋韵原本也不在意这些。 她如果不是心里装着事儿,也不会急着过来。 最近这一年,因为原主躲着她,所以谢秋韵也不会太主动的过来。 同样是守寡,谢秋韵知道,一个人的日子太难熬了。

虽然府上丫环婆子不少,说话的人也有。 但是,每每到了夜间,自己一个人,到底多了几分落寞。

那种孤枕难眠的滋味,经历过的人才会懂。

谢秋韵从来没想过,自己嫁了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士,还可以夜夜枕畔有人相守。

只是偶尔的,会有人听着她说说话,吐吐槽。 偶尔的,她端不住的时候,希望有个人可以听听她的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