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收购狂想曲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第113章 收购狂想曲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帆哥,什么风将你吹了过来?”叶景诚起身,迎接到来的袁天帆。 ○“哈哈,这次来纯属为了公事,叶老弟你准备几时还钱?”虽然表面上是说正事,袁天帆脸上却挂着往日的笑意,根本没有半点讨债的姿态。 “还钱?”叶景诚倒了一杯水过来,而后做回自己的位置。

“嗯,今天有一个高层管理找我。

说鉴于你最近在新闻纸的风评,借给你那笔钱风险程度很高,叫我来追债的同时,他已经向上级申请提早结束你的贷款日期。

”“知不知道是什么人?”叶景诚相信这个幕后搞事的人,既然让袁天帆有机会来传达,就证明不怕被他知道这件事。

因为他和袁天帆的关系,随便一查就能查清楚,如果真的不想让他知道,大可以找其他职员来通知。

或者说,这一切尽在某些人的掌握之中。

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追讨债务,而是为了提点提点他这个后生仔。

“具体我不清楚,不过负责传话的人好像姓杨。 ”袁天帆收起笑容,叶景诚想到的,他也多少能预测到。

“姓杨?”叶景诚瞬间想起一个人,邹纹怀那个专属的司机,这个老头的手段虽然比不上邵一夫,却是一次次的剑走偏锋,难怪连邵一夫也会中招。 “怎么样?叶老弟,这笔钱你几时还?”喝了一口水解渴,袁天帆开起了玩笑。 笑了笑,叶景诚硬气的说道:“钱就没有,命就有一条。

”“好吧,玩笑到此为止。

”干笑了几声,袁天帆问道:“叶老弟你是不是有什么对策?”“对策说不上,不过我应该知道是什么人做的,这件事你帮我拖上几天就行了。

”他没必要对袁天帆隐瞒,因为两人现在站在同一阵线。

将事情说出来,说不定还能收获多一个建议。

“这个不是问题,只是我估计对方并不是想逼你还债那么简单。

”袁天帆收起了笑容。 “的确。

”邹纹怀这个老狐狸,既要金公主将他放生,又不愿意给他自由发展的机会,看来自己不‘投靠’嘉禾都不行了,但愿你以后不会后悔这个决定,叶景诚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对了,上次你和我说的事?”回来神来,叶景诚提及另一件重要事。

见到叶景诚转移话题,袁天帆也不去多探讨。 说道:“那个人的子女都不肯松口,说什么是先父留给他们的遗产。 ”“先父遗产?我看他们就是觉得个价格不到位吧?”在他看来,对方完全是贪得无厌。 豪门的争夺他也不是不清楚,这么说不过是想提高手中的筹码。

“谁知道呢。

”袁天帆收了收肩,却是默认这个说法。

又建议道:“叶老弟,其实他们虽然还没有解决遗产的问题,不过在生意上有接触的就只有那个独子,你看我们是不是将重心放在他那里?。 ”“你是说利宪彬?”叶景诚摇了摇头,并不采纳袁天帆的意见,说道:“这件事宁愿多花些时间,也不想过程中有任何出错。

毕竟没到最后关头,还不知道谁是亲生的。 ”“叶老弟你这个比喻真的是……”袁天帆露出几分苦笑。

“怎样?”叶景诚侧了侧脸。 “没有,很贴切。 ”袁天帆无语道,毕竟叶景诚这么说对死人很不尊重,偏偏他说得又不是没道理。 并不是说利宪彬是不是亲生的问题,而是他并不是最得宠的。 而且身为小儿子,他比几位姐姐少了几分优势。

所以关于他死鬼老豆的遗产分配,有肯定是有他一份,不过多与少就难说了,何况家里还有个皇太后。

“你帮我酌量的加价,试探出他们的底线。 ”叶景诚表情变得严谨。 “好,不过叶老弟你真是…有够小气的。

用人不用本,我帮你做了这么久事,红包也没见有一个。

”袁天帆说出这番话,已经是想向叶景诚靠拢。 如今的他只能算是年少器成,并不可以说有多受重用,有能力的人都不会甘于现状。

特别是上一次,他亲眼见到叶景诚对霍健宁的招揽。 面对一个只是刚刚相识的人,叶景诚单凭个人眼光就可以开出五百万年薪,足以证明他对自己有多自信以及多豪气,同样也反映了一个问题。 对于有能力的人,叶景诚不会限制对方的成长,相反还会给他们更多的机会。

“放心,红包不会少你的。 我这里有一件事…”叶景诚似笑非笑说道。 袁天帆一副无可奈何,摇了摇头自叹道:“咳咳,红包还没见到,又有事要交给我?好吧,看来我真是劳碌的命。 ”不过叶景诚下一句话,更是让他无言以对,道:“我想开一家银行。 ”牛西的人从来不会说自己牛,好吧,我承认叶老弟你是这种人,如今一开口,就是瞄准了银行,你的眼光能不能再毒辣一些?“叶老弟你如果有这方面的意向,我建议你直接收购相中的银行,开新银行有太多的手续以及麻烦。

”如今港岛的银行正面临一个窘境,叶景诚在这个时候插手进入,的确是一个绝佳的好时机。 当然,叶景诚并不是神,不是所有事情他都知道。 就譬如这一次他打算开银行,并不是因为看准了时机,只是为了让潜龙投资有限公司,开设一个正规的资金聚拢平台,另外就是将袁天帆这名能臣收拢到麾下。 “需要多少钱?”额!袁天帆已经语塞。 你现在是收购银行,能不能给点正常的反应?需要多少钱?这种说法怎么感觉像到了市场,向菜贩子询问菜价。 “有一定名气的银行,收购价在八亿之内。

”无奈,他还是说出行情。

“八亿!!!”叶景诚不是嫌多,相反,他觉得这个数目超乎想象的低。 目前一家正常营业的银行,它的总资产不会低于十五亿,更别说是袁天帆瞄准的目标,资产数目绝不会低于二十亿。 而他开出的价位,却只有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不到。

“你说的是美金?”叶景诚并不是没想过收购,只是开设一间新银行,他还可以从小做起。

如果是直接收购,需要的资金就要多很多。

“我说的是港币。

”看到对方有些出乎意料,袁天帆心里也没那么难受,看来这个叶老弟也不是全能的,不然自己就表现得太无能了。

“叶老弟你别看银行表面风光,实则他们的流动性已经几近枯竭。

因为银行的资金已经被群众挤提抽得七七八八,剩下的只是一笔笔业务和一连串的数字。

”不用叶景诚亲口发问,袁天帆就开始为他解析整个行情。

“就是说我如果收购一家银行,同样会面临流动资金短缺这个问题,到时候还需要注入一定资金?”叶景诚就算不懂行,也能听出其中的问题。

“是这个道理。

”叶景诚的反应算不上举一反三,但是已经很全面去考虑这个问题。

“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叶景诚意识到,一家银行并不是那么容易玩得转。 而他最需要的就是流动资金,如果他要面临这个问题,倒不如把钱握在手上来得实际。

“可以有什么办法,从根本上完善银行的制度,开源节流、依法缴存,并建立合理的存贷比率和稳定有效的保值增值投资渠道。 ”袁天帆说的这一套各个银行都在执行,但并不是每一家银行都能收到成效。 简单的说一句,就是让群众将钱存入你的银行,又有理由要他们轻易不来取钱。

“嗯,你先帮我留意吧。 ”专业性质的问题,袁天帆就算说得再多,叶景诚都想不出对策。

又添了一句:“到时候我希望你来帮我。 ”袁天帆会意一笑,马上换了一个称呼,应诺道:“乐意为老板你效劳。 ”“如果收购汇丰银行,那需要多少资金?”当然,叶景诚只是随口一提,他的牙口还没好到能吞下这个行业的霸主级代表。

“汇丰银行并不缺流动资金,而且并不是用钱就可以收购的。

”言外之意,你再有钱没关系都不行,汇丰银行掺和太多的利益关系,甚至还牵及一定的政.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