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归来刘芒秦沫沫小说-兵王归来小说在线阅读

兵王归来刘芒秦沫沫小说-兵王归来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兵王归来》的主角是刘芒秦沫沫,作者:落叶,为您提供兵王归来阅读,兵王归来小说讲述了:五年前,家道中落。

刘芒从阔少成了一无是处的废物。 在他人生最灰暗的时候,是秦沫沫陪着他。

五年后强势归来,居然有人觊觎他的女人。

拳打恶少,吊打一切不服。

精彩节选:透过车窗,他可以清晰的看到路虎车上有几个壮汉和一个满脸阴沉的青年推开车门,准备下车。 刘芒冷漠的看了一眼,随即也推开车门准备下车。 不过,他刚下车,秦沫沫却先他一步跑了出来,慌慌张张的走到对面的那个青年的身边,然后一把拉住那个青年,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一般说道:“峰哥,你...怎么来了?”峰...峰哥?看到前一刻还说开好房等自己的秦沫沫拉着别人亲昵的叫峰哥,刘芒感觉的脑海轰的一声,整个人呆若木鸡。

下一刻,刘芒更加心痛。 因为那被秦沫沫抓住手臂的男子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一把甩开了秦沫沫的手,指着他阴森的说道:“他是谁?”秦沫沫有些心虚的看了刘芒一眼,咬着嘴唇说道:“他...他是我的...我的司机!”“司机?你确定他只是你的司机?”那青年的眼睛微眯了一下。 看到那青年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秦沫沫赶紧点头道:“确定确定,他只是我的司机!”司机?刘芒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心中那重逢的喜悦荡然无存。

前一刻,秦沫沫还喜笑颜开和他准备去酒店,怎么一下子,他成了可有可无的司机?看着一脸惊愕的刘芒,那青年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淡淡的说道:“哦,原来只是一个小司机啊。 ”“我听你爸爸说当年与你有婚约的那个废物小子今天从国外回来了,我还以为就是这个家伙呢。

原来只是你的一个司机啊。 不过,你这个司机也太垃圾了吧?不修边幅、衣衫褴褛,与街上的乞丐没什么两样,太影响你的形象了。

你赶紧把他开了。 我再给你配一个司机!”闻言,秦沫沫身躯一颤,挣扎了片刻后,才缓步走到了刘芒旁边,颤声说道:“你...你从现在起,不再是我的司机了。 你从哪里来,赶紧回哪里去。 你走,赶紧走,快走!”司机?走?刘芒的手紧紧的捂住了心口,脑子一片混乱。

五年前,他家道中落。

他从一个高高在上的狂傲少爷变成一无是处的废物。 那时候,他遭受了无尽的讥讽,曾一度想要自.杀了却此生。

可是在他最绝望和无助的时候,就是秦沫沫一直鼓励着他,让他有勇气离开阳市这个绝望之地,逃离到海外。

五年之中,无论遇到什么危险,秦沫沫那微笑总会浮现在他的脑海,让他在绝望和困境得到慰籍。 五年的海外拼杀,让他有了足够的底气归来。

他本以为自己回来能夺回那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以及与秦沫沫相守一生......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期待了五年的重逢竟是这么的狗血,让得他还没有夺回任何属于自己的一丝一毫便已失去了所有。 这一刻,刘芒有种崩溃的感觉。 甚至他有种想要不顾一切离开此地的冲动。 可是,强大的意志力让他停顿了下来。

他不愿意相信前一刻还与他亲昵的秦沫沫会抛弃他。

冷冷的看了对面突然出现的青年一眼后,刘芒突然抓住了秦沫沫的手,声音多了几分寒意:“沫沫,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被刘芒抓住,秦沫沫微微一颤,回头看了那青年一眼后,随即挣扎着想扳开刘芒的手,急声说道:“我....你快放开我,你快走。 ”走?看着秦沫沫这副惊慌的神情,刘芒瞬间意识到了什么。 他不仅没有放开秦沫沫,反而一把拉了一下秦沫沫,使得秦沫沫再度扑入他怀抱。 他明显感受到秦沫沫的身躯在不停的颤抖,甚至听到了哭泣声。

“呜呜呜,刘芒,你快走,快走。 对面那个人不是你能惹的,你再不走,他会废了你的!”“废了我?”听完秦沫沫的哭诉,刘芒双眼闪过一抹寒光,瞬间知道问题出现在这个突如其来的青年的身上。 下一刻,他便朝那青年走去。

还未走到那青年面前,那青年便一脸阴沉的喝道:“小子,放开你的脏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否则,我砍了你的狗爪。 ”刘芒没有理会那青年的话,淡淡的问道:“你是谁?”那青年打量了刘芒一眼,冷冷的说道:“我是谁?沫沫没有跟你说过吗?既然沫沫没有说,那我可以告诉你,我叫林峰,阳市盛世集团的大少,同时,更是沫沫的未婚夫.....”“你说什么?”不待林峰说完,刘芒脸上陡然露出恐怖的凶光,宛如猛虎般朝林峰的方向扑来,恐怖的杀气宛如风暴朝林峰席卷而去。 随着刘芒的扑来,林峰便感觉一股宛如风暴般的杀气席卷而来,让他忍不住想要后退。

那一刻,他好似看到尸山血海,卷起万丈血涛,让他不寒而栗,想要后退。

可是,林峰还未后退一步,他便感觉脖子一紧,一股窒息感瞬间传来。 不知何时,刘芒竟已出现他面前,一把捏住了他的脖子。 “咳咳,小子,你特么的找死吗?”被刘芒捏住脖子,林峰好一会才恢复了过来,随即一脸狰狞的低吼着。 “你刚才说什么?”刘芒死死的捏着林峰的脖子,眼睛带着一丝狰狞的血红。 “小子,我他么的告诉你,我是秦沫沫的未婚夫!”林峰也双眼血红的吼道。 “沫沫的未婚夫?”刘芒那血红的双眼中闪过一抹痛苦,那握着林峰的手有些无力的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