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熊画报(双月刊)+财经》 嘟嘟熊画报(双月刊)+财经杂志订阅

“嘟嘟熊”是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全力推出的品牌形象,是由国际安徒生美术提名奖获得者、著名画家吴带生和《蓝皮鼠大脸猫》、《小糊涂神》之父、著名童话作家葛冰联袂创作的。 “嘟嘟熊”是《婴儿画报》专刊,是国家教育部推荐的优秀幼儿刊物,每月一期(月发行量达15万),由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出版,全国邮局发行。 “嘟嘟熊”的形象在社会上已经有了很大的知名度:中央电视台的婴幼儿的节目中有过“嘟嘟熊”的系列故事,玩具商、贝塔斯曼读者俱乐部都开始关注“嘟嘟熊”的形象。

图文并茂,内容丰富,好“礼”馈赠《嘟嘟熊》1998年4月18日,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简称“联办”)创办了《证券市场周刊Money》杂志,并聘任胡舒立担任主编。

杂志后更名为《证券市场周刊月末财经版》、陆续刊发多组报道和评论,关注中国证券市场、电信业重组、中国加入WTO等重大话题。

2000年10月杂志正式以《财经》刊名出版发行。 《谁控制了冯明昌?》、《成败陈久霖》、《琼民源》、《君安震荡》等一篇篇报道相继问世。

这些文章不但以其调查之缜密、叙述之简洁而为世人刮目相看,更令人叹服的是报道揭露了中国股市界的黑幕,尖锐地批评了证券市场那些丑恶的现象。 2002年1月,《财经》改为半月刊。

随着“谁来接管银行”、“开平之劫”、“贷款黑洞”、“接管深发展”、“东亚:银行涅盘”等一系列封面文章问世,《财经》开始在中国金融领域的新探索。  2000年10月,《财经》杂志发表了《基金黑幕》一文,矛头直指中国几乎所有的基金管理公司,揭露了许多腐败的现象,比如在桑拿浴间里头接庄等等。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十家基金公司在《中国证券报》等三大报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对《财经》施加了很大的压力;甚至有人打来电话,意思是基金是改革开放的新生事物,我们要小心呵护它、爱护它。

批评一个具体的事件或批评一家公司可以,但怎么可以针对一个行业。

面对着重重压力,《财经》发表了《批评权、知情权和新基金使命》一文予以反驳,严正指出:媒体的批评权、公众的知情权,远远大于利益集体自赋的或他赋的历史使命。   《财经》继《基金黑幕》以后,又发表了《银广夏》的报道,揭露了宁夏一个上市公司造假的事实:他们不但改财务报表,生产线是假的,连海关报关单也是假的。 《财经》懂得“打蛇要打七寸”的道理,为了这篇报道,厦门的记者整整跟踪了一年多,才掌握了充分的事实,然后经过了严格谨慎的调查研究,才写出了这篇力作。 《财经》的文章斩断了这家上市公司的财路,胡舒立却说:“我们要保护的是更多人的财路。

”  由于《财经》确立了“独立、独家、独到”的办刊方针,发表的报道又锋芒毕露,从而引发了中国证券市场的大地震,同时《财经》杂志也一夜成名。 为此,围绕中国股市的一场大辩论席卷而来。

《财经》又推出了《庄家吕梁》等力作,揭露了中国股市的种种劣迹,这场辩论的结果:促使高层痛下决心整肃证券市场的违规行为。

  2009年11月9日胡舒立辞去主编职务。 新任主编由何力担任,在何力及新编辑团队的共同努力下,《财经》继续坚持独立、独家、独到的编辑方针,保持原有犀利风格的同时,注重可读性和服务性,发行量继续稳定增长。

2010年3月1日出版的第五期《财经》杂志,其封面文章《再问央视大火》引发了全国各大媒体及民众的广泛关注。 杂志全国范围脱销,后紧急加印5万册。 这在《财经》12年的发展史上也是少见的。

《嘟嘟熊画报(双月刊)+财经》  嘟嘟熊画报(双月刊)+财经杂志订阅

  ★、多么希望时间能倒流!下一学年你会怀想起我吗  ★、你走的那天,我决定不掉泪,迎着风撑着眼帘用力不眨眼…  ★、毕业了,怀念一点就挨一个耳光。

送你一扎白合,百年好和指望它。送你一碗豆腐花吃完之后笑哈哈。三八节快乐!    9.又是一个三八节,你又是在享受全世界给你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