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骑警成立后,昆明禁摩很尴尬

春城骑警成立后,昆明禁摩很尴尬

    2018年7月6号晚上,世界杯8强开始斗争。 而白天的云南昆明,一位摩托车主和交警的官司跑到很多人的茶余饭后。 当天,还有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也是整个地球都激动的消息。

能和足球、“史诗级”贸易战相提并论,自媒体以及事主的文字功夫功不可没,我就是被标题吸引而点开看的:《我和交警一大队有场约战之续集一我对昆明交警一大队失望至极》。         事主在昆明骑着摩托车,被昆明交警罚款,主要依据是《昆明市道路交通安全条例》关于主城区“禁摩”的规定。

事主不服气,和交警打起了官司。

我没有摩托车,既深深痛恨偶尔发生的“炸街飙车”等不文明行为,也担忧“肉包铁”的安危,但对“一禁了之”的做法表示怀疑。 现在看这个官司,不论条例写些什么,不论被处罚时是什么样的情形,交警早就输了,而伏笔就在2016年大张旗鼓的成立“春城骑警”——春城骑警成立后,昆明禁摩很尴尬。       当年的新闻这样报道,充满洋洋喜气:“警灯闪烁耀警徽,马达轰鸣唱平安。

9月30日上午,‘春城骑警’列装启动仪式在昆明市公安局举行。

300名‘春城骑警’身着骑巡服,英姿飒爽,整装待发。

”但从2012年起就使用的《昆明市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三十四条却对广大摩托车驾驶员说,“除特许通行外,不得在禁止通行的城市道路范围内行驶”。

禁止的范围,早在2007年9月1日起实施的《昆明市城市道路车辆通行规定》的第十二条有所交代:“不得在我市五华、盘龙、官渡、西山四个区以及呈贡新区城市道路上通行。 ”        普通人骑摩托车,抱歉,不能在城里;春城骑警驰骋在大街小巷,法理依据估计就是“特许通行”吧。

为了服务群众,为了公务,可以骑摩托车,这个理所应当。 但放在其他人都不能骑的背景下,总会想起州官放火、百姓点灯的古语。   哪怕有“特许通行”的依据,当《昆明市道路交通安全条例》关于禁摩的规定还生效,骑警一成立,有关部门就陷入自相矛盾的沼泽地不能自拔。 世界上最好的矛说,管理需要下重拳,摩托车不能进城,进城对交通安全不好;世界上最好的盾说,警察可以骑着摩托车,对维护交通安全好处巨大。

    当然,从法律法规的角度,“特许通行”四个字足以给春城骑警的合法性正名,但普通群众的想法也要考虑——“不患寡而患不均”似乎是几千年的共识;“特许”不同于“特权”,但总觉得有点类似。

  昨天早上路过一个路口,长期摆摊,热闹得像个集市,应该不符合市容管理的规定。 但却看到几位穿着城管衣服的人也在逛,当时就觉得有趣而且“信息量很大”。 多年以前在大理,一些交警最多戴上一顶布帽子,然后上街堵截不戴头盔的摩托车主,被群众议论半天。

    昆明“禁摩”太久,很多人已经习惯到忘记了到底是何年何月出的规定。

“禁摩”的“初心”,恐怕早已模糊不清。 在拥堵、交通事故较多的城市,摩托车应该“贡献”了不少负面数据。

而骑警在维护城市秩序中功不可没的表现也说明,摩托车大有用处。

  “禁止”“不准”执行起来简单,但给大众的负面情绪以及管理者自身的“两难”处境也要引起思考——“好的名誉是永远找不开的钞票,坏的名声是一辈子睁不开的枷锁”“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