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9章 生命的价值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第3639章 生命的价值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是的,你没有直接掠夺他人的寿元,但是你以为修士增加的寿元究竟是从而来?自然也是来自于这个世界,你难道就没有想过,这个世界的资源都是有限的,有些得到的资源多,寿元长,那么就注定了有些人得到的资源少,寿元也就会减少。 小子,你现在明白了?如果你明白的话,你就赶紧给我滚远!看在你也是一个修士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否则的话,今天一定要给你一个教训!”那个盗命者怒道,依然有些嚣张。

“你不过就是一个阶下囚而已,竟然也敢在我面前狂妄!”孙钜怒道,“既然你喜欢盗取别人的寿元,那么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寿元有多少!”孙钜的出生和遭遇,这就注定了他对这个盗命者恨之入骨,换成是以前的秦朗,肯定也是如此,但是现在的秦朗却没有恨,只是觉得这不过就是一个世界、一个种族运行的规律而已,何况这还是在第七层次宇宙之中,这还是在高位面宇宙体系中,跟秦朗有什么关系?如果根据秦朗的阵营,他倒是宁愿这些家伙将高位面宇宙体系弄得崩溃地好,但实际上看来高位面宇宙体系这些家伙更加懂得利用资源,懂得如何将人力的作用发挥到极致,所以这个世界才会给人一种修真文明的感觉,至于底层人物的感受,秦朗从未见过一个世界的底层人物可以过上好日子,任何世界都是金字塔的结构,想要不做底层人,不被人踩在脚下,那么就只能努力向上,仅此而已。 这个时候,孙钜正在疯狂地用针筒抽取这个盗命者的寿血,一直将这个家伙抽干了,以至于一旁的那个小丫头都给惊呆了,没有想到孙钜这个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年纪的少年竟然如此生猛,竟然将一个盗命者的寿血都给抽干了。 “嗯,发泄够了么?”看到孙钜将这个盗命者抽干之后,秦朗才接着说道,“那么,你抽干了这个盗命者的寿血,你准备怎么办?这个盗命者已经说过了,他可是有背景、有后台的呢。

”“师尊,难道你就坐视不理?”孙钜在干掉了这个盗命者之后,才认真地考虑秦朗所说的这个问题了。 “坐视不理?我已经帮你提升修行,现在你已经可以干掉一个盗命者了,难道你还要我帮你什么?孙钜,师尊希望你自己能够挖掘你自己的价值,让师尊看到你的用处。

否则的话,师尊可没有时间继续培养你了。 ”秦朗十分平静地说道。 “什么!师尊,您的意思是……我也只是你的工具而已?”孙钜没有想到秦朗竟然说得如此直白。

“不是工具,你依然是我的弟子,但是如果你不能展现出你应有的价值,那么我只能培养另外的弟子,希望他们可以为我带来更多的好处。

”秦朗向孙钜说道,语气十分地理所当然。

“我明白了!”孙钜愣了一下,片刻之后才镇定下来,这个时候他明白了秦朗的意思,知道秦朗对于他也不是无私付出,秦朗是在培养他的棋子,所以孙钜必须要成为有价值的棋子。 “你明白就好!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为师的话,这个世界太小了,你以后达到了纪元霸主的层次,就知道所谓的善恶根本不值一提,因为那时候规则都是由你来制定,善恶都是由你来划分,所以在你没有达到那样的层次之前,谈论什么善恶真的是毫无意义。

既然你准备救这个小丫头,那么你就教她修行吧,希望她可以成为你的得力帮手。 否则的话,她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秦朗向孙钜说道,这也算是给孙钜上了一课,让他知道任何世界中都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成为人上人,那就必须比其余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展现出更多的价值才行。

“是的,师尊。 ”孙钜毕恭毕敬地说道,开始将小丫头的寿血还给了她,然后向她说道,“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子!师尊的话,你也听见了,你想要成为人上人,想要将这些盗命者之类的家伙踩在脚下,那就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否则的话,就算是你能够多几十年的寿元,那也只能继续呆在最底层!”孙钜知道秦朗并没有打算要将这个小丫头也变成他的弟子,所以孙钜当然也不敢得寸进尺,这个时候孙钜也开始重新地审视他和秦朗之间的关系,他知道虽然双方的确是师徒关系,但也不是简单的师徒关系,因为秦朗显然还有更加高深的目标,想要做到一些孙钜从未想象过的事情。

“唔……孙钜,既然你将这丫头变成了你的弟子,那么以后你可要多加小心了,之前你只用担心自己和无道的行踪,因为无道的形态很隐蔽,所以并未被这个宇宙层次中的真正强者发现,但是现在你却将这个小丫头变成了你的徒弟,那么以后你就注定很难有好日子过了。 ”秦朗提醒孙钜道,但其实秦朗的内心之中觉得这样的形势很不错,因为秦朗一向都认为压力越大、潜力也就容易激发,孙钜这小子的修行天赋其实还不错的,但是承受的压力显然还不够,所以秦朗才会允许他收了这丫头当徒弟,从某种程度而言,这也是对孙钜的一个促进。 “我不是丫头……我有名字,我叫铁婗!”这个小丫头终于展现出了一点点存在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铁婗?不错,现在你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样让我高看你一线,或许这个行为能够让你多活几十年呢。 ”秦朗用调侃的语气说道,“你要知道,之前你可是连一点点存在感都没有呢。

”“师祖……您好像是一点都看不起我吗?”这个叫铁婗的小丫头禁不住问秦朗,这样的问话也算是相当地直接了,这可能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

要是她真的知道秦朗的来历和实力,哪里敢说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