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当,在历史转折的节点上—写在鲁东大学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之际

担当,在历史转折的节点上—写在鲁东大学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之际

岁,白天给学生上课,晚上挑灯至深夜,经过一个多月复习,可以说是临阵磨枪,紧张而激动的我走进了考场。

毕竟这是我国第一次实行冬季高考,天虽寒冷,可考生的心是热的。 据说,全国多万人赶考(后来得知录取比例:),有工人、农民、解放军,有“老三届”、应届、往届高中生,考生数量多,成分也复杂,我从内心担忧,怕考不上丢人,因自己毕竟是初中老师,且教龄两年了。

当高考预选通知下来后,心情稳定了许多。 我志愿填的是烟师,我想,“文革”十年,教育是“重灾区”,在“读书无用论”等错误思潮的影响下,师资队伍严重匮乏,我们这一代受到了冲击,不能再影响下一代,所以,当一名人民教师一直是我最大的理想和追求。 级一班,同学们大多来自农村,年龄跨度较大,小的十七八岁,大的是两三个孩子的父母,其中个女生中就有个当妈妈的。

大家生活条件差不多,家庭都比较困难,但那种求知若渴的报效之心十分强烈,或许是因为高考恢复圆了这代人的梦吧。 元的生活费(当时师范类高校算高的)、斤粮,每顿三两三的面食(粗细搭配),外加一小碗炒菜。

说实话,我常常吃不饱,饭量大的同学更是不够,总喜欢挤到女同学桌上吃(因女生饭量小,能余点给男生吃)。 级延至年初毕业,那年,我被分配到潍县(现潍坊市寒亭区)一所公社高中任教。

那月,我第一次领到工资(月薪元),那日,我第一次把工资交给父母,全家人高兴地念叨,“还是共产党好,还是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好!”年)级毕业生大都刮目相看,工作的第二年,我被校领导推荐当了团委书记,是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上积极分子的我,默默地发誓,要更好地工作,用实际行动报党恩、报母校的培养之恩。 这年,遵照中央的指示,山东教育厅发文,号召去边疆支教。

我第一个报了名,并向领导表态,要用所学知识和本领感恩社会、支援边疆建设。 人),告别家乡,告别父老乡亲,千里迢迢来到青藏高原。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走向高原,走进雪山。

从拉萨、日喀则到江孜,一路风尘,抵达教学点江孜县中学。 米,气候高寒缺氧,冬季风沙特别大,“山高不长草,风刮石头跑,一步三喘气,四季穿棉袄”是这里的真实写照。

休整了个把月后我们开始投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