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民杠杆率及影响因素研究以陕西省为例

居民杠杆率及影响因素研究以陕西省为例

  近几年,我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快速攀升,从2008年末的%上升到2017年末的49%,9年时间上升了31个百分点。

其增长速度较快,且过度集中在房地产领域,给金融环境和宏观经济的稳定运行带来了隐患,值得我们关注。

笔者在对已有的关于杠杆率问题的文献研究进行系统梳理和归纳的基础上,确定居民杠杆率测算的债务口径,分析了陕西省居民杠杆率水平及影响居民杠杆率的因素,运用VAR模型,对陕西省居民杠杆率对经济增长、金融稳定的影响进行测算,最后提出针对性的政策建议。   居民债务及杠杆率变动特点  (一)陕西省居民债务持续扩张。

近几年,陕西省居民债务持续扩张,从2010年末的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亿元。

而消费贷款是住户贷款的主要构成,占比超70%,消费贷款中的中长期贷款在消费贷款中占比高达九成以上,在住户部门贷款中占比高达六成以上,主要由住房按揭贷款构成。 数据显示,陕西省住房贷款占住户贷款的比例逐年提升,由2014年的%提升至2017年的%,是带动消费贷款甚至住户贷款增长的主要力量,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房地产需求是居民部门债务扩张的重要原因。   (二)陕西居民债务覆盖能力下滑。 居民杠杆率的绝对水平是金融稳定的关键影响因素,居民债务偿还的主要来源是储蓄存款和可支配收入,只要储蓄存款可以覆盖债务存量,可支配收入可以承担新增债务的还本付息压力,则居民债务便不会对金融稳定性产生影响。 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居民可支配收入对新增负债的覆盖能力先升后降,从2014年的倍上升到2015年的倍,随后持续下降,2017年明显下滑,降至倍。

虽然覆盖倍数仍较大,但将居民消费支出纳入考虑后,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对消费支出及新增负债的覆盖倍数变为倍,也就是说居民可支配收入在偿还债务和满足日常消费后,所剩余的并不多,一旦收入缩窄,很可能日常生活无法保障,债务无法偿还,构成较大的风险。 同时,居民储蓄存款对存量负债的覆盖能力在2014年至2016年呈现出上升的趋势,2017年开始大幅下降至倍。 债务规模的日益扩大及个人储蓄增速的持续放缓共同造成了这一现象。   (三)陕西区域居民杠杆率发展不均衡。

2017年末,除西安市、安康市外,其余地市居民杠杆率均处于全省平均值%以下。

西安市作为省会城市,居民部门杠杆率近几年不断攀升,高达%;安康位居第二,为%,低于西安市个百分点,最贴近于全省平均水平,且呈现出先升后降的趋势;咸阳、延安、杨凌、商洛、汉中、铜川,居民杠杆率水平较低,处于20%-30%之间,其中延安、商洛、杨凌居民杠杆率有走低趋势,咸阳、汉中、铜川呈现出上升趋势。 主要原因是西安市是省内唯一的二线城市,房价远高于其他地市,居民住房负担较重,推升了居民部门杠杆率水平。 尽管杨凌、铜川、汉中、咸阳、延安、宝鸡加杠杆速度均为两位数,但由于基数不大,杠杆率仍保持在较低水平。 榆林是唯一一个减杠杆的地市,主要是近几年受宏观经济整体放缓、能源市场需求不足的影响,榆林市住户贷款有效需求不足,供需两端制约了消费贷款和经营贷款的增长,导致住户贷款负增长,杠杆率水平持续下降。   居民杠杆率变动的经济原因  (一)居民收入水平提高,带动居民部门杠杆率升高。

近年来,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也快速提升。 2017年陕西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635元,比上年增加1761元,增长%,居民收入增速连续数年快于经济增速。 随着居民当前收入和预期收入的提高,家庭主动举债的意愿愈加强烈,带动居民部门债务不断升高,进而导致杠杆率升高。   (二)消费升级,居民负债规模扩大。 近几年,陕西省的经济发展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居民生活水平逐步提高,人民群众得到了更多经济社会发展的实惠,消费结构不断升级,居民生活向更加富裕的全面小康社会迈进。 居民消费的理念由传统的“挣多少花多少”转变为“负债消费、超前享受”,同时由于借贷渠道的多样化及便利性,使得居民借债更加方便容易,共同带动了居民债务规模的扩大。

  (三)房地产市场趋热,推动居民部门杠杆率升高。 在居民部门的债务中,购房贷款占据了绝大部分,所以居民债务对房地产市场的变化十分敏感。 一方面,年轻一代的购房需求支撑着房价的上涨;另一方面,房地产泡沫已成为最大的“灰犀牛”,房屋的投机功能在不断增加,出现大量空置房,房价不断抬高。 这两类人群对房地产的需求强劲,带动房地产价格居高不下。

在房地产市场火爆、房价连续上涨的同时,一旦居民收入水平增长不能适应,购买力跟不上,不得不依靠增加负债购置房产,因此加重了家庭部门债务负担。

  政策建议  (一)合理控制居民部门加杠杆,防止居民杠杆率快速攀升。 通过构建VAR模型,笔者对居民部门杠杆率与经济增长、金融稳定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检验。

结论表明,居民杠杆率对经济增长有着负向的冲击效应,也就是说,居民杠杆率水平的提升对经济增长有一定的阻碍作用。

因此,要严格控制加杠杆速度,通过严格规范信贷资金用途,限制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等方法,减慢加杠杆的速度。   (二)实行差别化的调控政策,提高居民部门杠杆效率。 对有真实需求的居民家庭加杠杆,发挥居民部门加杠杆在弥补家庭收入与消费缺口、平滑消费与投资波动、促进经济增长中的重要作用,不断优化居民部门的杠杆结构,提升居民部门杠杆效率。   (三)加强跟踪监控,防控居民部门债务风险。 居民杠杆率水平对金融稳定的影响有正向的也有负向的,随着时间的变动而变动,且居民杠杆率对金融稳定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扩大,有长期的影响效应。

因此,及时跟踪监测居民杠杆率水平,对负债程度高、潜在债务风险的居民家庭要减杠杆,通过居民家庭减杠杆来消除潜在债务风险,维护金融系统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