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何以甘当柯文哲的垫脚石

郭台铭何以甘当柯文哲的垫脚石

  郭台铭、王金平和柯文哲在八二三“合体”,三人结盟的想象似愈发具体。

连日来,郭台铭九月将不待“换瑜”而径自宣布参选的消息甚嚣尘上;柯文哲则称,他发现自己“能量不够”,因此“郭要选就让他选”。 种种传闻,都让国民党基层感到焦虑,要求党中央加速处理可能的分裂问题,地方派系如颜清标则开始炮轰郭台铭“选输不甘愿”。

  以郭董首富的地位和霸气,竟会在初选败给一名所谓“草包”,恐怕真的是他难以下咽的事。

但无论如何,初选是民主政治中重要的政党游戏规则,若连如此基本的民主气度都可以弃而不顾,却另辟蹊径去征逐“大位”,郭台铭的“正当性”将大受质疑。

这点,恐怕也是郭台铭至今还无法断然径自宣布参选的主因,因为这势将伤及许多当初劝进他加入初选的蓝营友人。

  种种迹象显示,郭台铭的参选意愿非常强烈,这从他拒绝国民党内的任何劝说,却频频与柯、王密会,乃至继续扩充幕僚及发言群,皆可见一斑。 他的参选,已经箭在弦上。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郭台铭要问自己的问题有三:第一,自己参选的目的为何?第二,自己参选的胜算如何?第三,与柯文哲合作是他的最佳选择吗?  先探讨第一个问题。

郭董不惜冒着违背初选誓言及“正当性不足”的指摘,执意参选,究竟是因为他不忍再见台湾被蹧蹋,所以必须不顾舆论奋勇挺身救民?或者是他已经玩腻了企业治理,希望从政参与更多公共事务?又或者他是不满特定媒体在初选对他的丑化与不公,希望借此扳回一城并讨回公道?  如果是第三种情况,郭董参选主要是出于初选失败的积怨,乃至于是为了另一位台商富豪挺韩的意气之争;这样的狭隘动机,恐怕不足以支撑他成为一位正直及受人尊重的候选人。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郭董参选是希望运用其治理企业成功的经验来治理台湾地区,外界对其评价可能好坏参半;有人欣赏他的魄力和成功,有人则忌惮他的霸道和不近人性。

而如果是第一种状况,郭董参选纯然是为了挽救台岛近年的颓势,这样的郭台铭当然应该受到尊重与推崇;但要小心的是,他的执意参选却可能适足以破坏他希望追求的目标。   其中原因,得从郭台铭的胜选机率谈起。

柯文哲盘算角逐2020多时,却在最近变得退却。

原因无他,从各种蓝绿“三脚督”的民调看,他多数时候在第三徘徊,少许时候进到第二,他知道自己参选没有胜算,只是“陪榜”。 此时郭台铭出现,让柯文哲如同“捡到枪”;因为他找到使自己免于落选的“替身”,因此立刻改口宣称自己要留在台北“做好做满”。 问题是,柯文哲亲自出马,都无法让自己赢过蔡英文和韓國瑜;他又有何本事,把临时投靠的郭董送上宝座?别的不谈,郭柯王“三结义”的消息一传出,柯文哲粉丝专页即已走掉11万人;他还有什么神力能为郭台铭加持?  进一步看,柯文哲的“民众党”目前仍空空如也,全指望郭台铭加盟帮忙造势拉抬,而柯P自己连参与搭档的意愿都没有。 明年“大选”可能的结局是:郭台铭出钱出力依然落选,而民众党幸运赚到几席立委,也许能成为第三大党,但指挥权归柯主席。 如此一来,郭台铭变成柯文哲的垫脚石,将如何实现自己从政救民的大志?如果因郭台铭参选,而使得蔡英文继续“执政”、继续破坏民主和社会认同,那与他的宣示岂不背道而驰?  郭董的投资眼光一向精准,无畏艰险;但政治是截然不同的游戏,不能背逆民意与道德一意孤行。

何况,“大选”的投资标的不只是钱,而是信用和人格;损失钱财无伤大雅,但输了名誉将后悔莫及。 来源:台湾《联合报》 责任编辑:左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