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台湾地区人口普查的期许与建议

对台湾地区人口普查的期许与建议

台“行政院主计总处”将于明年9月办理人口及住宅普查,为降低拒访率,让民众了解普查的重要性,“主计长”朱泽民于日前宣布将以30万元(新台币,下同)奖金广邀青年学子拍“普查创意短片”,随后更将循网络票选来吸引民众浏览,此一创举甚好,应有助于本次普查的进行。 多数人可能不知道,平日行政部门公布的失业率、工业生产、外销订单、所得分配等指标都是抽样推估的数字,而抽样得以顺利进行则有赖于普查所建立的母体,有正确的母体才能保证日后调查的准确,普查的重要性于此可知。

由于普查的规模、动员的人力极其庞大,不可能经常办理,例如工商普查五年才办一次,至于人口及住宅普查更是十年才办一次,自应以前瞻的眼光详加规划才是。 我们认为,本次普查虽在明年9月才办理,台当局能在今天就号召年轻人参与“创意短片”,可说是迈出成功的第一步。 然而,普查的关键仍在于问卷内容,除了基本问项,也应集思广义,务必让平日难以获得的数字,或者平日让外界有疑虑的统计,可以经由本次普查取得正确的资料,如此普查才更具意义。 平日台当局许多调查的样本有限,例如家庭收支调查、失业调查的样本都在两万户以下,以两万户估八百万户,虽有好的抽样设计,其误差仍在所难免。

而这次普查虽然也没有全查,但样本数高逾一百万户,恰可让平日一知半解、或全然不知的讯息经此获得,负责普查的“主计总处”应该利用还有一年多的时间,邀集相关部门及学者专家好好讨论一下,到底还可以问什么问题。

根据长期的观察,我们认为本次人口普查至少应朝以下三个方向努力:第一、运用普查资料校正失业率:岛内失业率系每月依户籍人口取样两万户推估而得,这样的推估有其局限性,例如所估得的各县市失业率都差不多,不论是工作机会较多的北部,或者中、南部几无差别,这是因为以户籍人口为母体,例如户籍设于台南,不论他到台北或上海工作,其就业仍计入台南,此一估算明显无法反映各地的就业实况,正因为如此,我们多年来一直吁请台当局改依常住人口为母体来推估失业率,本次普查恰可估得常住人口,自应着手建立以常住人口推估失业率的制度。 此外,每月两万户的推估难免有估计误差,可以循本次普查逾百万户的普查获得更适切的数据加以比对,并加以修正。

事实上,我们的经济成长率也是每五年依据工商普查资料进行一次大修正,这样的修正可以让日后的推估更为准确,失业率有必要仿效此一模式,以提升统计的公信力。

第二、运用普查资料校正所得差距:长期以来每逢“大选”必然会被拿来热烈讨论的就是贫富差距问题,然而自1991年调查公布财富分配数字以来,近二十余年我们并没有“财富分配”的统计,只有每年仰赖家庭收支调查报告获得“所得分配”的数据。 而我们每年家庭收支调查的样本不及两万户,如此推估而得的五等分位所得差距日趋钝化,自2001年以来几乎没什么变化,与外界的感觉有不小落差。

难得十年一次的人口及住宅普查,有逾百万户的样本,若能循此取得相关资料,恰可弥补家庭收支调查的不足,以反映岛内真实的所得分配。 我们认为不必在普查中增列太多问项,只要概略得到家庭所得资料即可,如此当不致引起受访者的反弹,以百万户所估得的所得分配必然更能准确的反映如今所分配的变化。

事实上,新加坡、香港等地区也都会利用普查的资料来进行所得分配的推估,如此所取得的资料对日后所得分配统计的估算,大有俾益。 第三、运用普查资料估算空屋率:每次人口及住宅普查都会估算空闲住宅,2000年台湾空闲住宅123万宅,2010年升至156万宅,不论称其为空屋也好,空闲住宅也罢,在如此逾百万的空宅下,年轻人却普遍买不起房子,这反映的正是近年不合理的高房价,以及资源的错置,本次普查仍应持续此一统计。 虽然内政部门也有类似估计,但两方估算思维不同,主办单位切不可因内政部门有此统计,在本次普查便略而不查。 本次普查仍应秉持过去的定义,一如既往的推算,以反映岛内住宅市场的真实情况。 我们认为,人口及住宅普查的重要性非比寻常,缺了这项普查,如同遗失了施政的指南针,日后相关调查的母体将顿失方向。

在新统计法的支持下,本次访查应可较往年顺畅,相信“主计总处”绝对可以办好本次普查。 惟近年台湾经济、人口、文化及观念正渐改变,普查的思维自应前瞻未来,大胆改革,期使本次普查不仅能解吾人之小惑,也能解台湾总体经济之大惑,甚者,更能于日后协助当局进行施政改革。

来源:台湾《工商时报》责任编辑:左秋子。